忍受嘲笑白眼低聲下氣找工

Sin Chew Daily - Sarawak Edition (Miri) - - 暖 勢力 -

(八打靈再也24日訊)“與其失敗地活着,不如戰敗後死去。”

自小勵志要當電影製作人的印裔青年沙迪斯( 24歲),本可在校園裡編織夢想,卻因為生活接二連三的打擊,被迫退學踏入社會。為了生活,沙迪斯願意做任何粗活,但投身電影工作的想法,卻從未在他心中泯滅。

因為這個夢想,他可以每天徒步20公里,從峇都喼走到吉隆坡市中心,只為覓得一份拍攝工作;他可以忍受嘲笑和白眼,但不會放棄成為電影人的一線生機;他可以低聲下氣地討工作,卻不會像個乞丐般向他人討錢。

“大哥,你是導演吧?我想要工作……”

母盼兒當電影製作人

這是沙迪斯跟本地自由導演蘇海米祖基菲里初見的開場白,眼前顫顫巍巍、一副營養不良的印裔青年,勾起了蘇海米的興趣,遂邀請 其一起進餐,聆聽他追夢的故事。

“我是獨生子,自小媽媽就夢想我成為一名電影製作人,中五畢業後我就嘗試申請進入相關科系,起初被拒絕多次,不過最後還是成功進入吉隆坡城市大學。”

就在沙迪斯歡天喜地以為踏出追夢的第一步時,母親卻在他入學不久後逝世了,讓他一夕之間變成孤兒,也無法繼續學業了。

“爸爸一直無法苟同我想要成為導演或者編劇的心願,所以在母親過世後,他也離開了,什麼都沒留下。”

退學後,他四處找工作,保安、粗工都做過了,但讓蘇海米愕然的是,他憑着強大的毅力,一個人步行20公里來到吉隆坡市中心,希望能在這裡找到從事電影工作的機會,然後在下午走回去峇都喼。而他最後一天吃飯,已經是3天前的事情。

“大哥,我寧願戰敗後死去,也不要失敗地活着。”

YouTube上的這則短片是沙迪斯在校時唯一的作品,講述未來世界遭受輻射侵染,地球只剩下百分之五人口的故事。左圖為蘇海米(左)和沙迪斯暢談一番後合照。

沙迪斯(左)每天步行20公里,從峇都喼走到吉隆坡市中心,只為找尋電影的相關工作。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