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酒和狂歡

Sin Chew Daily - Sarawak Edition (Miri) - - 言路 -

吉隆坡絕佳啤酒節不被批准主辦成為上個星期的全國熱門話題,不批准的理由從一開始的“當天會下雨、政治敏感和沒有必要”,到最後由警方定調為安全理由,根據情報辦啤酒節會惹來恐襲而禁辦。

這個啤酒節充其量只是一個商業活動,主辦單位是最主要的利益相關方,能不能辦,是他們和隆市政局或者警方之間要協調和溝通的。但是他們到目前為止似乎都沒有機會與有權批示活動准證的單位進行溝通。反而,朝野政黨在吵翻天,互噴口水,利用事件來爭奪政治籌碼。這就是泛政治化下的大馬社會面貌。

民眾對於這個議題的關切,主要是出於要捍衛我國社會一直以來秉持的中 庸和相互尊重立場,不是捍衛非穆斯林喝酒的權利,或者主辦單位的利益。然而,從政治人物到行政和執法單位,都沒有展現出應有的專業水平和態度,連區區一個啤酒節的准證都處理不好,還能指望他們在其他更重要的事務上能捍衛廣大人民的權益嗎?

啤酒節的一連串事態發展,讓我想起當年在英國謝菲爾德大學( Sheffield University)唸書時曾經見識過的,跟酒和狂歡有關的活動。

大學有個傳統,每年會進行慈善籌款周,由大學的籌募委員會負責,學生們可以通過不同的活動形式參與籌款,其中最受到學生熱烈響應的是“Pyjama Jump”。

顧名思義,有意參加活動者必須穿睡衣,在大學城內的酒吧遊走消費,酒吧會悉數把所得捐出。活動是落在11月冬季時刻的某一天,也許是平時課業繁重,難得有機會放鬆(放縱?),大部 分學生傾巢而出,不理寒冬在晚上換上異性的睡衣到街上去狂歡和酒吧喝酒。

大學第一年,我知道有此活動,但沒有踏出宿舍,因為怕冷也不習慣這種活動。結果我的英國屋友半夜喝得醉醺醺回來敲我房門,問我為什麼不出去一起歡樂?我隨便找個藉口推搪過去。我的馬來西亞同學也說,既然來到英國就要見識一番。

第二年,有兩位馬來西亞男女同學認為去年錯過太可惜,決定豁出去換上彼此睡衣上街去跟英國人打交道,就拉我和幾位同學陪同他們上街。我們幾個沒興趣(沒勇氣?)的就把自己裹得像粽子般陪他們去了。

對於活動的場面和氛圍我是有所聽聞,親眼見識後,我不覺得震撼,唯看到這些同所大學的同學們為了慈善而不顧儀態和形象,倒是覺得有趣;不管他們是真心為慈善,還是為了以慈善為名玩鬧為實。

我自己雖不參與,卻也不會為這些同學貼上特定的標籤,或者與整體西方人在意識形態上對立,行善不拘於形式,我會給予尊重;必須強調的是,我大學的慈善籌款周的成績和熱烈程度在英國是受到高度肯定的,除了“Pyjama Jump”,大學生們也以其他形式的活動如體能極限挑戰來籌款。

不過,聽聞活動期間有人趁機博亂,做出一些越規的行為,例如穿着打扮不符合規定,刻意賣弄色情,更據說有人被目擊當街性愛。這些我們都沒有親眼目擊,倒是看到了警方大陣仗出動,盡責維護秩序。再說英國人是相對保守的,學生能被允許辦如此性質的活動,顯示他們社會的開明和互相尊重。

無論如何,活動一旦鬧出事故,危及學生的安全和社區秩序就會被嚴正檢討。在我1997年畢業之後回國不久,就傳來活動進行時玩鬧過了火,導致有學生因此喪命,警方就下令活動從此被 禁。

我因為啤酒節的爭議而想起大學活動,特意去翻查了相關新聞,了解活動被禁後有沒有新進展。果然,若干年後,有人提出重新打造“Pyjama Jump”,唯性質及地點和當年不一樣了。

當年那場悲劇,讓市民心有戚戚焉,大學行政處和學生會也表態認為不適合重新舉辦。不過,提出重辦類似活動的當地一家酒吧業者希望警方先研議計劃書再做判斷。他們是希望借活動提振城市經濟,同時讓學生們有機會再度以這個形式參與慈善活動。警方對於建議的表態,讓我對他們的專業態度肅然起敬,警方表示願意先研究活動計劃書,即使當年活動發生悲劇,如果這一次主辦方能確保活動安全和平舉行,警方相信會給予斟酌。在討論過程中,各利益相關方所展現的理性和專業態度,不就是我們所希望看到的嗎?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