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缺口與政治新局

Sin Chew Daily - Sarawak Edition (Sibu) - - 言路 - 溫華全自由撰稿人

人類歷史長河中,國族興衰、朝代更替或政局動盪都有一定的演變軌跡。史學家常認為,每當走到一個瓶頸期,歷史總會重複出現驚人相似的場景;而任何關鍵性的體制缺口迸裂,都會讓歷史洪流,被導引至另一個未知的方向。

黃仁宇在《萬曆十五年》一書,剖析明朝末年步向衰亡的結構性因素。這一年前後,海瑞與戚繼光相續過世,宰相張居正的改革變法失敗,官場體制僵化、內部鬥爭激烈、貪腐嚴重,而萬曆皇帝卻日漸消極怠政,只知宴安耽樂;積重難返下,歷史自此開始發生微妙的變化。

看回近來紛亂擾攘的大馬政經局勢,體制的防護牆正被一股暗流衝擊,朝野政治也在重新洗牌,我們彷彿已來到一個歷史的轉捩點上。如此看來,2016年會是我們的“萬曆十五年"嗎?

上周最具歷史標識性的大事:巫統在本季國會最後一天,出乎意料放行伊斯蘭黨主席哈迪阿旺提呈的2016 年伊斯蘭法庭(刑事權限)法令私人法案一讀。惟此案最終展延至10月才進行辯論和表決。

馬華第一時間跳出來痛斥巫統與伊黨勾結。首相納吉為了安撫盟黨的激烈反彈,澄清這是場大誤會,辯稱提呈的並非伊刑法。但憲法專家分析,伊黨尋求修改的伊斯蘭法庭刑事權限,固然不是伊刑法,卻是為了以後實施更嚴苛的斷肢法而鋪路。怕只怕養虎貽患,須知再溫馴可愛的虎崽都會長成暴起傷人的猛獸。

巫統在國陣一黨獨大,這幾十年來雖在捍衛穆斯林及大馬來人團結議題上與伊黨同聲同氣,但卻從沒像這一次肆無忌憚為伊刑法護航。這明顯是策略性的政治技倆,其中原由可推斷是巫統領袖因1MDB與獻金醜聞纏身,內憂外患,正好可藉着伊黨的伊斯蘭化課題轉移黨員與人民視線,同時打擊雙補選中躍躍一試的誠信黨。

華基朝野政黨因伊刑法互相指責的老戲碼不意外又再次上演;行動黨嗆聲馬華民政應跟老大哥決裂,而後 者當然不忘大力譴責行動黨曾為了政治利益,誤導華裔支持伊黨,使其神權治國野心壯大,最終導致今天的局面。

儘管吵翻天,巫伊的狼狽為奸撕開了大馬憲政裂痕已是事實。一蟻之穴潰千里之堤,若後續無法圍堵法案闖關,神權治國從此不可逆轉,將翻天覆地徹底改變國家政治體制及摧毀國本。

巫伊攜手合作影響深遠,也間接衝擊朝野聯盟分合局面。行動黨劉鎮東說現在是烈火莫熄之後最動盪的時候,並預料新的政局將誕生,在“舊未散,新未立"之際須靜觀其變。

從砂州選舉到江沙與大港雙補選,希盟已一再自證是名存而實亡。砂州選火箭藍眼傾軋尚未擺平,雪州公正黨阿茲敏卻只顧自身政權的穩定仍與伊黨關係曖昧。到目前希盟對雙補選人選仍舉棋不定,倒是誠信黨身先士卒堅持上陣。這兩場補選下來,公正黨與伊黨甚至是誠信黨的關係恐怕又會再起波濤。或許劉鎮東所指的 新政局可能正源於此。

安華的獄中函暴露了公正黨領導層矛盾重重。拉菲茲所抖出雪州政府涉貪風波再度顯示黨內鬥爭暗流洶湧;旺阿茲莎對羽翼已豐的阿茲敏已是鞭長莫及。公正黨與伊黨極大可能因雙補選撕破臉,雪州政權或因伊黨退出而瓦解;另外國陣盟黨鑒於巫伊勾結而鬧分裂,東馬因伊刑法而產生離心,這些在目前都是可能衍生的新局勢。

面對顛覆性的歷史缺口與政治亂局,是力挽狂瀾?力創新局?還是無力回天?大馬未來格局看來仍取決於朝野領袖們的政治智慧。而歷史會怎麼看待與記載2016這一年,大馬政局會朝往那個方向?上升抑或沉淪?確實是讓人感到憂心忡忡。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