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進國覺悟 不能再走寬鬆路

Sin Chew Daily - Sarawak Edition (Sibu) - - 國際財經 -

無論是七大工業國家(G7)峰會所釋放的訊息,或歐洲與希臘達成的最新紓困協議,都顯示先進國家逐漸體認到要解決眼前的經濟問題,必須有新的作法,來取代現行的寬鬆政策。

在G7峰會之前,一些會員國便已表示他們了解現在必須採取個別或集體政策。德國一再警告不可過度依賴中行,並強調須進行結構性改革。加拿大與日本要求積極且有創意地擴張財政支出,美國則警告日本不要企圖依賴日圓貶值。

另外希臘的債權機構也決定須更重視減債,並表示各機構已有共識,認為希臘已無力承擔債務,必須減債。

更加重視結構與持續問題

這些重要的發展,反映出各國決策官員正在調整心態,更加重視結構性與持續性的問題,而非只從景氣循環性的角度來考慮。原因有三:

第一,貨幣政策已極度寬鬆,但經濟成長仍令人失望;

第二,非傳統貨幣政策的效果被負作用所抵銷;

第三,政治背景益趨複雜,“反醬缸"、“反菁英"的動能持續匯集。

各國調整思維模式,便可能採取對成長有利的結構性改革,而租稅改革的方向也較不以“撙節"為考慮,可能對高負債國家減債,並進行有效的國際性政策合作。

從體認到落實新措施,絕非一蹴可及,但這卻是持續調整心態及矯正方向的重要步驟,也表示先進國家有希望採取更廣泛的因應政策。但行動是快還是慢,卻非常重要。

結構性的成長障礙愈不儘快解決,問題便更加積重難返。今天若不掃除障礙,便會侵蝕未來的成長潛力,屆時再採取因應政策也更加困難。而且經濟成長持續偏低,不僅會助長民粹勢力,也會使貧富差距更加擴大,使各政黨更難合作來制定有效的政策。

先進國家有意願採取結構性改革及更廣泛的經濟政策,當然可喜可賀;但如果磋跎時機,卻會使成長的障礙更難以掃除,政治情勢也將更加複雜,更難達成包容性的成長。 ▓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