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名為馬來亞犧牲生命的英國人

Sin Chew Daily - Sarawak Edition (Sibu) - - 廣場 - 陳日佳私立大學副教授

在這個愛國月,我想和大家分享一個故事──3名英國人與他們的朋友如何為馬來亞這一片土地灑熱血,甚至是賠上他們的性命。

1938年,比利哈維(Billy Harvey)和法蘭克萬諾門( Frank Vanrenen)在瓜拉江沙一帶的橡膠園丘工作。兩人雖然歲數相差11年,但是依然一見如故。不久後,兩人一同加入霹靂州的馬來聯邦自願武裝部隊(FMSVF)。

1941年12月1 日,該部隊開始動員在太平集合。數日後,日軍在哥打峇魯登陸,正式開始了馬來亞半島3年8個月的統治。根據不少在馬英國人的回憶錄,當時不少人仍 然認為“戰爭會在數天內結束”。

在節節敗退至吉隆坡後,哈維和萬諾門被指示帶領澳洲部隊留在馬來亞後方執行遊擊戰。過後,兩人在吉隆坡與霹靂邊界不斷的成功襲擊日軍,同事也拯救了3名開戰之際被困的英軍。在1942年1月,兩人被編列入英國在吉隆坡成立了“第一遊擊部隊”。同隊的還包括兩外兩名園坵經理──波力士亨布利(Boris Hembry)和理查格雷厄姆(Richard Graham)。這支游擊部隊被分為兩支小隊在雪蘭莪北部一帶進行地下抗戰。其中由哈維所帶領的小隊成功在短短的兩個星期內,在丹絨馬林一帶,當地華裔抗戰人士的合作下,炸毀了至少7部火車,40部日軍卡車受損與500至1千名的傷亡。

但是這支游擊小隊卻在雪州新古毛大街撤退時被日本哨兵逮捕。

至於萬諾門和格雷厄姆的小隊,他們其實已經安全離開馬來亞至蘇門答臘,但是他們仍然接受英軍指令重回雪蘭莪救援受困在後方 的英軍。結果在瓜拉雪蘭莪一帶不幸被捕。

這三人於1942年3月24日在吉隆坡半山芭監獄重逢。

當時的半山芭監獄可說時人間地獄。一間平時只能容納120人的牢房擠進了650人。不僅衛生情況差,更缺乏食物。但是日本人並沒有嚴厲管理這監獄。食物、醫藥、武器等都被走私如監獄內。哈維甚至偶爾還在凌晨躍出監獄外與華裔抗戰分子聯絡。

根據戰後某些在半山芭監獄戰俘的回憶,哈維和萬諾山當時就積極準備越獄。他們不僅私藏武器在牢房和監獄內的某噴水池、複製鐵欄鎖匙;與外界抗戰分子的情報交流的紙條也被匿藏在火柴盒內走私入監獄內。

8月13日,萬諾門、哈維、格雷厄姆和另外5名來自英國、澳洲和荷蘭戰俘,分成兩支隊伍一同越獄!

萬諾門、哈維和格雷厄姆的小隊原本要前往彭亨州文冬加入當地的游擊隊。然而,他們功虧一 簣。他們在當地問路的時候(後來才知道原來當地是加叻)被當地馬來人圍捕並送給日本人。在逃亡了18天以後,他們最終被送回半山芭監獄。接下來他們的待遇就如一般上我們所聽到的二戰日軍暴行。1942年9月18日早上,這三人被載到蕉賴墳場。在挖掘自己的洞穴後被日軍槍決。

我覺得他們最後被槍決的地點值得研究。某些文獻清楚指出他們是在7英里外的蕉賴墳場。這是否是坐落在蕉賴九英里墳場?再說,距離半山芭監獄一公里左右就是華人廣東義山。為何卻去蕉賴墳場?

萬諾門、哈維和格雷厄姆的英勇事跡值得我們認真看待。 這三人原本只是在橡膠園坵內工作的英國人。但是他們加入自願後備軍保護馬來亞,最後甚至為了抵抗日本侵入馬來亞而犧牲了生命。

這一個愛國月,再加上明天(18日)就是這三位英國勇士為我國罹難的日子,請悼念他們為這一片土地所付出的熱血與生命。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