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明朗的政治局勢 市場會不會很討厭?

不明朗的政治局勢

The Busy Weekly - - CONTENT - (Kim Iskyan,財經專欄作家)文| 伊士楊

常識告訴我們,一個國家的政局不穩定應會對其股市造成壓力。如果投資者無法在一定的程度上,預期政府將會實施哪些政策(如減稅)、什麼時候實行,這表示股市的吸引力應會降低。

美國:

在1月,我曾說過美國將成為全球最大的新興市場。我在政治風險分析咨詢公司歐亞集團( Eurasia Group)任職時的上司彭力馬(Ian Bremmer)是一位政治風險專家,他對新興市場的定義是「政治因素對市場結果的影響力最低限度是與經濟因素平起平坐的國家」。

這意味著,投資者尋找市場走勢訊號的一般因素如經濟增長、通脹、利率等,現在已經「降級」至與政治因素一樣重要罷了。在一些情況下,單單一名領導人便能改變國家制度,進一步影響市場。

如果按照這個定義而言,美國目前出現了一些新興市場的特性,即指其政治風險變得更顯著了。美國總統川普對企業、工業及其他國家發表具有政治味道的言論影響了市場的起落。與先進市場相比,這種現象在新興市場發生的機會高出許多。

川普針對北美自由貿易協定( NAFTA)說話之後,墨西哥比索隨之而波動不定。一句隨口而出關於某家企業的話,令到這家企業的股價應聲狂跌,短時間內蒸發了千萬美元的市值。

今年較早時候我曾說過,如果美國市場越來越像新興市場,或許美股將會下跌。原因是,歷史數據告訴我們,新興市場的估值如本益比( PE)一般上比先進市場低。因此,美國市場將會調整至比較接近新興市場估值水平的本益比。

不明朗的政治前景對美國市場是否舉足輕重?到目前為止還不算是。部份原因是,川普大舉改革多項政策的想法仍未落實,而這些改革也被視為有利於增長和市場的舉動。基建投資、減稅及放寬條例等政策都是帶動股市的利好因素,至少在短期內是如此。到目前為止,這些利好因素仍然比川普帶來的不明朗局勢更具影響力。

自去年11月美國總統選舉至今,標準普爾500指數( S& P500)攀升了約11%,而年頭至今則上揚了約6%。美國市場並非唯一一個沒有受到不穩定政治前景所影響的國家,甚至可能還因而對其股市起著推波助瀾的效益。

韓國:

韓國以北的鄰國是韓國的長期噩夢。除了口水戰之外,該區域爆發戰爭的可能性不高。或許你會認為,韓國的股票投資者大概會沽貨離場,以策安全。再說,韓國才剛剛選出新總統。

然而,韓國綜合股價指數( KOSPI)最近上升至其6年高位。KOSPI本年迄今升高了約13%,而韓元兌美元的匯率走強,升了接近7%。

土耳其:

土耳其最近公投的結果大大地加強了總統埃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的權力。即使在公投之前,以西方民主國家的標準而言,土耳其已被視為「朝著危險的方向走去」。今年3月中旬刊登於《金融時報》( Financial Times)的一篇評述警告說:「埃爾多安對獨裁統治的慾望將對土耳其造成威脅。」。

5月初,土耳其政府開始禁止電視相親節目,並封鎖維基百科網站。這些都是土耳其政府打壓媒體及互聯網的部份行動。以西方開放自由的標準而言,土耳其正陷入黑暗中。

然而,土耳其基準指數本年迄今攀升了21%。土耳其里拉的匯率大致保持不變。

這意味著什么?

儘管川普的政策在落實方面面對重重困難,但他公佈的這些政策對市場起著鼓舞的作用。市場對強勁經濟的預期比不明朗的政治局勢更具影響力、更為重要。

此外,令到媒體憂慮的事情未必也會令到投資者擔憂。與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一樣,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Rodrigo Duterte)也成為毋視人權的「代言人」。不過,菲律賓的股市本年迄今已升高了約14%。

我們也別忘記,時間是關鍵。市場隨著時間對國家政策或更換領袖有什麼看法?這些看法有沒有改變?今天的逆流觀點可能成為明天的共識看法。水能載舟,亦能覆舟。今天利好市場的舉措或言論或許是數個月後燒燬市場的導火線。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