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投資大馬過急 背后蘊藏3大風險

中國投資大馬過急

The Busy Weekly - - CONTENT - 黃義傑| 報導

就在中國的「一帶一路高峰論壇」圓滿結束不久後,國際信貸評級機構穆迪( Moody's)卻在週三( 24日)把中國的信貸評級,從「Aa3」下調至「A1」,是1989年以來首次下調該國的評級。穆迪的降級決定看似典型的西方國家給中國潑冷水之舉,實際上確實是一個警訊。穆迪認為,中國政府所做的經濟改革措施,不足以冷卻該國民間狂熱的信貸潮,反而在「軟著陸」期間,必須保持一松一緊的改革節奏,因此該國的信貸水平,仍將有增無減。

儘管穆迪的著眼點是中國的國內經濟,但「一帶一路」倡議卻涉及該國政府和企業在橫跨東亞、東南亞、中亞、西亞和歐洲部份地區,總值逾1兆美元的投資項目。既然中國本身就有債務憂慮,這條資金鏈恐怕就不能保證會萬無一失。

近年來,中國對大馬的投資額持續膨脹,而且大部份都是超大型或有標誌性的項目,引發坊間熱議「賣國論」的憂慮。持平而論,中國的投資也是大馬向來渴求的外來直接投資(FDI),「賣國論」的說法不僅空泛,而且也不乏有心人士誇大其詞,但是中國增長過快過急的投資項目,確實值得國人深思背後蘊藏的3大風險。

1. 信貸風險

在「一帶一路高峰論壇」中,首相拿督斯里納吉與中國簽下了總值313億令吉的合作備忘錄,還沒算上中國首富王健林的萬達集團「可能」接手的大馬城。

此外,若加上同樣由中國承諾投資或給予低息貸款興建的森林城市、皇京港和東海岸鐵路( ECRL),中國在我國投入的資金,輕易上看數千億令吉。

不過,中國政府和企業本身也不會是掏取現金出來,為上述項目買單,而是以借貸方式融資。

若該國本身的經濟基礎動搖,信用則受到質疑,不排除將導致資金鏈斷裂,進而影響項目無以為繼。

森林城市發展商碧桂園,在3月爆出關閉銷售廳疑雲,被外界視為受中國政府阻止資金外流所波及,就是一大警訊。

從這點來看,大馬固然可抱持開放態度,歡迎任何國家的投資,但在招商引資方面,應有分散風險的策略思維,一如俗語所說,「不要把全部雞蛋放在同一籃子」。

2016年,中國已是大馬的最大製造業外來直接投資(FDI)國,多年來也早已是大馬的第2大出口國,僅次于新加坡,經濟上過于依賴中國,將導致大馬與中國的經濟榮枯綁在一起(參閱附表)。

2.城市定位和環保風險

中國意欲通過在「一帶一路」沿線近百個國家大興土木,拉拔各國的基建水平和經濟發展,卻惹來不少環保課題,乃是一個不容忽視的風險。例如,中國企業分別在柔佛和馬六甲填海造鎮,打造森林城市和皇京港,卻不見得有預先進行嚴謹、透明和令人信服的環境評估。

除了少數地方如檳城,大馬從來不缺土地,放著原有的土地不用,而採用填海這種極為容易破壞環境的方式,必須給予令人信服的理由,也必須確保填海方式符合環保標準。

此外,企業的投資項目理應符合當地的經濟功能定位,而不是盲目投資。例如,已有大批發展項目的柔佛,是否還需森林城市這般佔地廣闊的城鎮,未來的需求能否消化這龐大的供應?

至于向來被譽為「古城」,並深受遊客歡迎的馬六甲,在建設皇京港現代化發展項目後,能否保持原有的風格,留住遊客?

政府在批准企業的投資項目時,須謹慎考慮長期發展和社會利益,不能輕易被短期經濟利益沖昏了頭。

3.主權風險

多元重工業( DRBHCOM, 1619)宣布脫售普騰( Proton)股權予中國吉利汽車(Geely)後,前首相敦馬哈迪形容說,指形同賣掉他的孩子,也隱然再次提醒國人這當 中的「賣國」憂慮。

吉利是中國的民營企業,收購普騰和蓮花汽車( Lotus)股權的目的也顯而易見,是瞄準東南亞市場和蓮花的技術,乃是較為單純的商業決策。

然而,不能否認的是,近年來有相當多的中國國有企業投資大馬,例如投資大馬城的中國中鐵,這些國有企業的投資項目,恐怕不能被單純地視為商業投資,背後或多或少有中國政府擴大國際影響力的考量。

這些項目可說是雙刃劍,當下可能是甜蜜的糖果,未來卻不排除可能變身為一個緊箍咒。

假如政府真的想擺脫「賣國」的爭議,就必須在審核中國企業的投資項目時,考慮中國在背後中有沒有隱藏戰略目的,並給予民間令人信服的解釋。

近年來,中國對大馬的投資額持續膨脹,引發坊間熱議。但中國增長過快過急的投資項目,確實值得國人深思背后蘊藏的3大風險。

《資匯》製圖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