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朝關係緊張股市卻未劇跌基金經理唯基準馬首是瞻

The Busy Weekly - - 目錄 -

基金經理因堅守其追蹤的基準指數而得到回報,這是美國和朝鮮這兩個擁核國家之間劍拔弩張、卻沒有在金融市場引起軒然大波的一大原因。

沒有人,我是說即便是在最美好和最富人性的情況下,也沒有人會因為幫助客戶避開美朝開戰導致的股市飛流直下而得到回報。像其他人一樣,基金經理也難以準確預測天下大事,而且如果他們試圖拋售一空以防戰爭爆發,還面臨異常巨大的事業風險和投資組合風險,這使得跟著基準指數走成了最安全、最容易的選擇。

美國總統川普發誓「火與怒」,朝鮮則聲稱計劃向關島周圍海域發射數枚導彈,這引發了全球股市拋售,但只是溫和拋售。MSCI明晟全球市場指數當週一度下挫1.5%,韓國股市最多下跌4%,標準普爾500指數曾下跌約2%。惟全球股市過后反彈,因為期間美國和朝鮮都沒有繼續互相叫罵。

核戰爭造成的破壞難以想像,即使是常規戰爭也可能伴隨著經濟混亂和人類災難,而常規戰爭在美朝爆發衝突時甚至可能不是選項之一。有鑒於此,上述跌幅並不算大。人們通常根據對有效市場假說(總歸是有缺陷的)的一種誤解展開想像,認為市場對某一事件的反應,幾乎可以準確無誤地指示其影響情況以及未來事件各種可能結果的概率分佈變化。出現可怕結果的可能性上升,則股市應該下行。

喬治梅森大學經濟學家達巴洛( Alex Tabarrok)指出,人們利用出售股票所得可能買到的所有東西,其價值都將因一場核災大浩劫而減損。結果就是,在核戰發生之前,出售股票幾乎無助於因應核戰、甚至無助於大幅改善生活。問題不在於市場。

由於在整體市場下所可能採取的任何行動都是徒勞無功、或者成本非常高昂,知道核戰發生可能性升高是最沒用的訊息。人們不妨忽略沒用的訊息,就像這些訊息彷彿不存在那樣買賣股票。

這是個好的建議,因為在我們之中很少有人、甚至沒有人可以預測特朗普可能採取的行動,難以預料美國內部及各機構會做出何種反應,同時也很難判對朝鮮將會如何推進。如果有對沖基金或養老基金經理認為,可以善加利用自身專業技能來 對核戰進行押注,這是一個可笑的想法。

大致上來說, 1962年時古巴導彈危機也未在股市掀起波瀾,當時美國和蘇聯間的戰爭一觸即發,若開戰肯定會相互毀滅,比當前局勢還要緊張。

當時股市波動不大,危機期間只下跌約1%,危機緩解之後上漲3.5%。與之相較,當年稍早甘迺迪(肯尼迪)總統對美國鋼鐵行業採取的行動所造成的衝擊還要大上許多。

我們作為投資者,作為人類,不善於預測大浩劫,也沒什麼能力藉此獲利,因此我們的本能反應可能就是重點關注影響較小的事件。

在金融市場上一貫的做法是,要理解正在發生什麼事情,就必須瞭解金融中介機構是如何掙錢的。

圍繞金融咨詢存在一個市場,提供建 議讓你免遭非常糟糕的事件衝擊,但這個市場不是賣對沖或共同基金,而是賣收音機、金幣和凍干食品。從現實意義上講,市面上絕大多數共同和對沖基金經理人賺錢靠的都不是提前押注低概率、高影響的事件,而是靠跑贏指標指數。

偏離指標指數,在戰爭風險升級時賣出,這種做法對經理人而言蘊含巨大職業風險,因為如果仗沒打起來,這些經理人很可能會被炒魷魚;而如果真的打仗了,那我們從中得到的啟示是,不應該對緊張局勢升級時的市場平靜表現感到安心。正如股市和經濟並非一回事,股市和人性也肯定不是一回事。當局勢走向極端時,股市並不是一個反映我們未來命運的好指標。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