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其警惕比特幣 不如立法管控

The Busy Weekly - - 財經脈搏 -

比特幣的擁躉認為,該貨幣可塑造未來的全球金融體系。不過,另一邊廂,各國央行紛紛表示不承認比特幣,包括國家銀行( Bank Negara)也在1月3日表示,比特幣不是法定貨幣,公眾必須警惕比特幣的風險。

根據比特幣支持者的說法,發行量限定在2100萬個貨幣的比特幣,可在沒有一個中央監管機構管制的情況下,自行構成一套交易體系。儘管反對者擔憂比特幣被用來洗黑錢,但支持者聲稱,比特幣固然擁有匿名性,但其動向和每一次交易都會被記錄,以便在未來用以追蹤。

為何要母不要子?

比特幣是一項由區塊鏈(blockchain)技術打造的虛擬貨幣,該技術是一項用以記載、識別和傳播分散式數據的先進技術,本質上是一個去中心化的資料庫,解決了虛擬貨幣過去的缺陷,讓虛擬貨幣的大規模使用變得可行。

因此,比特幣的支持者認為,除了不受現行金融體系的監管者承認,比特幣幾乎沒什麼缺陷,完全可當成真實貨幣般,用作支付的載體,若持續演變下去,更有望重塑整個金融體系。

區塊鏈技術,被視為將對許多行業帶 來革命性的改變,並不只是金融業而已,未來也可能對互聯網安全、學術驗證、汽車租賃與銷售、物聯網,甚至是股票交易等領域帶來重大改變。

有趣的是,把比特幣批得一文不值的傑米戴蒙所屬的摩根大通,以及積極打擊ICO的中國人民銀行,都積極投入資金,研究區塊鏈技術。傑米戴蒙更表示:「比特幣是壞的,但區塊鏈技術是好的。」

那麼,為何傑米戴蒙要狠批比特幣,而全球各國又視比特幣所衍生出來的ICO如洪水猛獸呢?

8月28日,此前已經否決掉多個以比特幣為基礎的交易所指數基金( ETF)上市申請的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 SEC),發布文告,警告投資者對ICO活動可能存在潛在的騙局,保持警惕,而我國的證監會也在9月7日發出同樣的警告。

此外,連番表明不承認比特幣的中國當局,也在9月初全面禁止ICO活動。由于中國的經濟規模龐大,而且是目前虛擬貨幣炒得最火熱的國家,因此該國的強硬措施,對比特幣的價格造成不小的衝擊。

這是因為,雖然區塊鏈技術被寄予厚望,可引領人類世界加速進步,但比特幣只是區塊鏈技術的一個外顯案例。在全球投機者把比特幣當成一種商品大肆炒賣, 導致比特幣的價格水漲船高,便引起有心人效仿,創造出數十種虛擬貨幣,或稱代幣,希冀可複製比特幣的暴漲神話。

押注虛擬貨幣風險大

技術本身值得人們投入大筆資金研究,但卻沒有任何一種虛擬貨幣值得人們如此狂熱。這是因為,虛擬貨幣尚在演變當中,如今既然不斷有新的虛擬貨幣冒現,未來不排除或出現一種技術更好的虛擬貨幣,而若押注在任何一種虛擬貨幣上,風險甚大,幾乎無異于賭博,因為虛擬貨幣本身並不是一種資產,例如房產、公司股票等,一旦任何一種虛擬貨幣失寵,確實可能變得一文不值。

這就是全球監管者都對模仿股票界首次公開售股(IPO)的ICO,乃至任何以比特幣或其它虛擬貨幣為基礎的融資活動,繃緊神經的原因。

尤有甚者,並不是每一種虛擬貨幣都是經過加密技術打造的加密虛擬貨幣(cryptocurrency),有些更可能是有心人士以投資代幣為名,行拉攏人頭式金錢遊戲(money game)之實的騙局。

本地人對金錢遊戲並不陌生,根據大馬警方的說法,我國受騙于金錢遊戲的金額數以億計。而且,目前的報案者仍只是 冰山一角,實質損失難以估計。

根據證監會的文告, ICO本身有各種「變身」,包括直接性投資,以從代幣的未來潛在升值取得回報;以基金會方式吸引投資;以及可用以投資特定產品或服務而得到的代幣。

持平而論,若是真正以加密虛擬貨幣為基礎的嚴肅投資計劃,其實並不帶有「原罪」,畢竟每一個新興領域都需要人們投入資金,世界才能一點一點地摸索及求得進步。本地也有一些專門以交易比特幣為業務基礎的公司,據悉,大馬也有少數投資者有交易比特幣。

然而,既然是新興領域,而且涉及一般公眾難以掌握的科技領域,就只適合能承擔高風險的投資者,而不是普羅大眾。

監管者與其只是警惕甚至禁止,不如儘快撥出資源,探討要如何把虛擬貨幣納入現行法律和監管框架,讓虛擬貨幣及所有以區塊鏈技術為基礎產品的投資活動,可在穩定有序的情況下進行。

否則,一旦形成一股「全民炒代幣」風潮,確實有可能引發媲美17世紀發生在荷蘭的鬱金香狂熱般的經濟泡沫。今時今日,鬱金香已經在民間普及,炒賣鬱金香球莖聽起來相當可笑,虛擬貨幣難道不會歷史重演?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