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素4

The Busy Weekly - - 封面故事 -

強大的核心競爭力,應是排行榜中大多公司得以創造超高回酬的主因。

以排在第2位的美特工業為例,該公司在早年成功爭取到全球領先運動品牌之一-耐克( Nike)這位大客戶,是其崛起的決定性因素。

耐克在全球運動產業中舉足輕重,而為這大靠山生產代工運動服飾的美特工業,憑著出色的營運和製造技術,近年來從耐克手中拿到的訂單有增無減。

根據2016財政年報( 4月30日結賬) ,其單一大客戶,即耐克全年為其貢獻了6億6842萬令吉的營業額,相比2015財政年的5億6483萬令吉,按年上漲18.34%;到了2017財政年,進一步彈升至9億4215萬令吉,一鳴驚人。

值得注意的是,美特工業並未依靠降低賺幅的做法來爭取更多訂單,其2017財政年淨利賺幅為10.54%,比之上年的9.61%,甚至增長了0.93%,表現遠勝另一同樣依靠耐克訂單的競爭對手——寶翔控股(PRLEXUS,8966,主板消費股)。

此外,老牌餅乾生產商合成工業( HUPSENG, 5024,主板消費股)則顯露其抗跌本色,作為成長緩慢的食品消費股, 10年裡股價漲幅為全場第5股,屬於黑馬。

達證券分析員達米婭受訪時指出,合成不斷推陳出新,採用新產品搶占市場,同時旗下產品出口至全球逾40個國家,出口銷量持續成長,加上派息大方,股息具吸引力,是推高股價的動力。

雲升轉型越南插旗明智

另一家值得注意的入榜企業,為浮式生產儲卸油船( FPSO)——業者雲升控股( YINSON, 7293,主板貿服股) ,該公司在近年來油氣領域長期低迷不振的大環境中,成功擠進三甲、10年來為投資者帶來2495.13%回酬率的上佳成績,實屬不易。

與國內大量依賴國油公司(Petronas)為生的油氣業者不同,雲升控股在2011和2012財政年( 1月31日結賬)間,由物流運輸公司轉型為岸外油氣服務業者之初,已走出國門,離開競爭激烈的大馬市場,投向東南亞另一主要產油市場——越南的懷抱。

這一步可說是明智之舉,雲升控股不僅夥拍該國最主要、在2008至2015年間為國家貢獻16%到18% GDP的國有油氣企業——越南油氣公司(PetroVietnam),還可從深具潛力的越南油氣業務中獲利。

自轉換核心業務以來,雲升控股業績蒸蒸日上,直至2016財政年才在石油價格危機的持續衝擊下,6年來業績首度下滑。

無論如何,雲升控股仍在10年間出眾的38.22%淨利年均複合增長率,令該公司在大馬油氣領域中獨領風騷。

股市潮起潮落,不時會有多只同一領域的股項因各種原因而被投資者追捧,如今年的科技股,還有2年前紅極一時的家具股。如今,家具股雖已從股價高峰期回調,但仍有2家公司打進排行榜,分別是第6位的利興工業( LIIHEN, 7089,主板消費股),以及敬陪末座的堡發資源。

大馬家具股重度依賴出口,因此當美元兌令吉匯率在2014年末季開始逐步揚升後,家具股開始成為市場寵兒,並在2015年杪漲至高點。以2014年9月29日至2015年9月29日的一年裡,令吉匯率從1美元兌3.2787令吉貶至4.4590令吉,大貶26.47%,大力托高了以美國為主要出口市場的家具股之業績表現。

隨著令吉貶值的利好出盡,同時缺乏新的潛在利好,大馬家具製造業者的好景也來到了頂點,投資者紛紛售股套利,緯樹控股( LATITUD, 7006,主板消費股)、家麗資機構( HOMERIZ, 5160,主板消費股)等公司因此股價受挫,至今仍未恢復元氣。

利興堡發爆紅

不過,利興工業卻是其中的異數,憑藉自家獨特競爭優勢,該公司雖和其餘家具股一樣,在2年前拋售潮中受創,但隨後越戰越勇,股價早已超越當年的高峰。雖然利興工業不像緯樹控股與堡發資源般,將工廠設在勞力成本較低的越南,但得益於公司逐步採用自動化生產系統,外包部份生產過程,其員工數量只有2400人,遠少於後2者的7000人與5500人,靠低成本取勝。

根據業績報告,利興工業2016財政年( 12月31日結賬)淨利賺幅為11.76%,優於緯樹控股和堡發資源的8.79%。

入選的20只牛股除了有4大因素助陣外,在過去10個財政年中均沒有蒙受過虧損,同時營業額及淨利皆有正面成長。

此外,排行榜中亦可見到3家從事塑料包裝業務的公司,即多美控股( TOMYPAK, 7285,主板工業股)、耐慕志( DAIBOCI, 8125,主板工業股)和森德公司( SCIENTX, 4731,主板工業股) ,分別位列第8、第9和第12位,形成塑料包裝股熱潮。

令吉貶利出口導向股

和家具股一樣,塑料包裝業者在一定程度上受出口業務主導,令吉走弱對相關公司有利,因此,在近3年的弱勢令吉環境,以及國外需求不斷增長、樹脂原料價格持續處於較低水平下,成為市場明星股。這從大馬9家上市塑料包裝公司在2015年至2016年11月間,股價平均上揚127%,但同期綜指和工業指數分別下滑7.4%和3.1%的局面中,可見一斑。

當然,以上4項因素並未能道盡10年牛股背後的成功理由,畢竟,有時不能預見的外圍因素,如紅股和政府賠償等,亦可對公司的股價產生顯著影響。

最佳例子應是味之素( AJI, 2658,主板消費股) ,該公司在2016年11月杪宣布,遭政府徵購吉隆坡一塊地皮,獲得近1億6600萬令吉的賠償後,股價由當時的13.20令吉,一路急升至今年8月中的高峰26.34令吉,漲幅達99.55%。惟,在缺乏強勁成長表現的支撐下,其股價在8月杪開始快速下滑;在8月30日高達每股1令吉13仙的特別股息除權後,已一路走低至20令吉以下,下跌逾26%。無論如何,相比10年前,股價漲幅仍在1000%以上。

從上述例子來看,任何短期利好或炒作因素終將在歷史長河中消退,唯有自身實力夠硬,才可在千帆過盡後笑傲江湖。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