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裁員起價 一個沙砂停印星報 首要媒體節流招數不同

一個裁員起價 一個沙砂停印

The Busy Weekly - - 第1頁 -

5個月前一同深耕數碼業務的星報媒體(STAR,6084,主板貿服股)及首要媒體( MEDIA, 4502,主板貿服股),如今再次不約而同地降低營運開支,孤注一擲地強攻數碼媒體。

首要媒體和星報媒體今年5月就已開始積極拓展數碼媒體,但策略卻大不相同。

首要媒体當時以1億零500萬令吉,收購社交媒體公司- - REV亞洲控股;星報媒體則脫售從事展覽策劃的城貿控股,以儲存「彈藥」投資數碼媒體。

2家公司都要專注經營數碼媒體業務,但卻出現一買一賣的交易,過去一周又同步出手削減開支。

削資殊途同歸

星報媒體推出互惠遣散計劃( MSS),準備裁退250至300名員工,每年可節省2000萬令吉,該公司還宣布將報紙售價調高10仙,至每份1.30令吉。

另一方面,首要媒體則正式在沙巴和砂拉越停止出版3份報紙,即《新海峽時報》( NST)、《每日新聞》( Berita Harian) 和《大都會日報》(Metro Harian)。

由於網絡新聞越來越受歡迎,傳統報業正迅速流失讀者,加上廣告收入長期萎靡不振,媒體公司開源節流來求存,並不令人感到意外。

不過,星報媒體通過裁員來降低薪資成本的當兒,卻調高報紙售價,豈非會流失更多讀者?這又是否可以抵消日益高漲的印刷成本?

大眾投行分析員受詢時表示,本地紙媒一直面對沉重的成本壓力,星報媒體調高報紙售價乃無可厚非,更何況報紙售價只漲10仙,不會因此流失太多讀者。

同時,豐隆研究分析員對此指出,她不排除星報媒體讓報紙起價,是為了鼓勵更多讀者成為其數碼媒體的訂戶。這符合該公司的轉型策略。

星報媒體希望通過調高報紙售價,令更多讀者轉為數碼媒體訂戶;首要媒體停止在東馬出版報紙,是為了省下更多成本,集中資源投資數碼媒體。

兩者採取不同策略來為數碼業務鋪路,折射出不同的意義,但殊途同歸。究竟哪一個方法會更有效?

大眾投行和豐隆研究分析員均認為,現階段評估星報媒體和首要媒體的轉型策略能 否奏效,可能言之過早,畢竟整個傳統媒體業仍面對艱鉅的挑戰。

營運前景黯淡

星報媒體和首要媒體目前都希望盡快「止血」,星報媒體上半年的累積營收按年減少19%,至2億6051萬令吉;累積淨利按年急跌74%,至1516萬令吉。

相比之下,首要媒體上半年營收按年少了8%,至6億零97萬令吉;並蒙受1億7137萬令吉淨虧損,去年同期淨賺4516萬令吉。

星報媒體和首要媒體要扭轉頹勢絕非易事,根據大馬報份銷量統計局( ABC)過去5年的數據( 2012至2016年) ,主流媒體中的各語文報紙,無一例外地面對銷量下滑的局面。

其中,《大都會日報》的發行量在5年內猛跌62.5%,至14萬2262份,是跌幅最大的報紙。《新海峽時報》同期的發行量則下滑41.6%,至5萬4490份。而《星報》過去5年的讀者人數下則降32%。

更何況,媒體業的廣告收入依然疲弱,今年首8個月的廣告開支( ADEX)按年滑落18%。雖然分析員認為消費者情緒好轉可能稍微提振今年餘下4個月的廣告開支,但媒體股的前景依然暗淡。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