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視全球化 審慎應變才能制變

The Busy Weekly - - OPINIONS -

美國貿易代表萊特海澤( Robert Lighthizer),日前在華府智庫「美國戰略暨國際研究中心」發表演說,闡述川普的 貿易政策。

他說,美國當前在貿易上的挑戰極大,都是因為中國對全球貿易體系,造成了「史無前例」的挑戰,包括大規模補助、創造全國冠軍(國企獨營)、強制技術移轉、扭曲中國和世界市場等。

萊特海澤特別提到,他接觸到的所有美企首席執行員都向他抱怨,和中國企業合資的結果,到頭來智財權都遭到剽竊,而世貿組織無法處理這些問題。他支持川普,必須讓扭曲的市場回到公平競爭,並且要採取主動。

幾乎就在同時,媒體報導了中國今年經濟成長率雖略低於預期,但仍達到6.8%。顯然,在美國未能大力推動川普新貿易政策之前,中國經濟仍快速成長,並迅速超越美國。

「新蛟龍」趁勢而起

另一項則轉述某會計師事務所報告指出,過去的「亞洲四小龍」在人口紅利衰退下,經濟表現已受影響,成為「凋零的伏虎」。

日本和中國兩波人口成長也已開始消退,會由3個擁有第三波人口成長的印度、印尼和菲律賓「新蛟龍」趁勢而起,帶動成長。

這些幾乎同時發生的事件,在說明全球化浪潮之下,全球經濟競爭的無時不在、無所不在。

不管是企業或政府,無論是足不出戶或跨遍各洲,都被迫要面對來自全球各地、形形色色的競爭。因此,沒能戰戰兢兢、全神專注於經營擴展的企業,很快就被淘汰;無法掌握各國最新政策趨勢、地緣政治變動的政府,也很快就成為企業投資經營的絆腳石,例如讓廠商成天抱怨缺電、缺水、缺地、缺工、缺人才。

美國對中國貿易作為的抱怨可說合理,也可說不合理。

合理,在於這些現象的確都存在, 也造成個別企業國際競爭上的不公平。但是,目前世貿組織的規範中,其實都有相對應的處理模式,包括反傾銷稅、平衡稅可以分別用來處理傾銷和政府補貼。

智財權比較複雜,它混雜了國家和企業本身的問題,例如,迄未聽聞蘋果或鴻海抱怨智財權被中國方剽竊,顯然和企業本身之作為有關;但即使法規不嚴謹,或官方未落實規範,也有相關途徑或本國規範可循,包括要求貿易對手依國際規範修法調整或加重刑責,否則當然可以貿易報復,就像美國301條款。

但若捨棄原有規範,或不修改認定有所不足的規範,逕自以貿易赤字金額多寡來認定「貿易不公平」,當然會讓貿易夥伴難以認同,並導致貿易烽火。

平心而論,美國今天抱怨中國政府和企業所採的不公平行為,許多都是歐美自己曾經做過的,只是今天躋身為先進國家,顏面上必須調整作法,讓政府對企業的協助或補貼更為隱晦而已。例如,美國威斯康辛州剛通過對鴻海30億美元補貼,難道不是在全球激烈競爭外來直接投資的「不公平作為」嗎?

務實地面對競爭

同樣的,亞洲四小龍的經濟發展的確已趨近「飽和」,生產成本高漲、人口紅利不再。

但同為小龍者,各國表現還是不同,新加坡過去10年的經濟成長沒有落後過台灣,韓國和香港則和台灣互有勝負,顯然新加坡有其獨到之處。

關鍵其實在該國務實地面對主客觀環境,周全地提出解決問題的良方,不受限於某種理論、信仰或意識形態。

新加坡並非沒犯過政策錯誤,例如在1980年代上半,曾強迫企業採行和生產力不符的高幅調薪,導致1985年經濟成長率轉為負2%。但卻能迅速學習更正,更務實地面對困境、解決問題。

不管美國、亞洲四小龍或台灣,無法認清全球化的無所不在,務實而有效地面對競爭的話,或快或慢都會被快速變動的環境所淘汰,所以,面對中國、三小龍、三蛟龍,甚至其他各地的競爭,要審慎地變,才能制變。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