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二代光環未失

The Busy Weekly - - 第1頁 - 陳智浩| 報導

獨立發電廠(IPP)在我國已有20多年的歷史,目前的IPP已是第二代,也被稱為新一代的IPP。在上一代IPP中,由于沒有公開招標,不少人認為政府與IPP簽下了「不平等合約」,只讓少部份企業圖利。在新一代IPP中,公開招標過程顯然降減了中標公司的利潤。這是否意味著新一代IPP就成了不再吸引人的雞肋了呢?答案是否定的。

一般上,獨立發電廠都被看作是一門穩賺不賠的生意,因為只要一開始投入發電,便可根據既定購電協議( PPA),以預訂價格賣電給國家能源( TENAGA, 5347),更妙的是,若發電燃料價格攀升造成額外成本,也可悉數轉嫁給國家能源,屬於現金流強穩、擁有長期持續性收入的生意。不過,首相納吉在提呈預算案前夕,通過部落格發表《我的大馬經濟願景》中,卻對獨立發電生意下了一個不利的注腳。他說,大馬經濟曾面對諸多結構性和歷史悠久的問題,除了薪酬增幅趕不上通脹、收入分配不均、公共體系缺乏透明度,還有存在已久的「畸形」獨立發電商(Independent Power Producer,簡稱IPP)。 我國第一代獨立發電商,是在1992年西馬大停電48個小時後,時任首相馬哈迪的產物。獨立發電商的營運方式被形容「畸形」,是因為獨立發電商與國家能源簽訂長期的購電協議,獲得豐厚利潤,而人民則被迫支付高電費,反對黨也常諷刺當權者假借購電協議,利惠朋黨。

在購電協議下,國能需以固定價格,向獨立發電公司購買電力,但購電價格並不包括通脹或燃料價格的波動,等於說國能還得承擔額外的燃料成本升高風險。

這意味著即使政府減少燃油或天然氣津貼,或煤炭價格飆漲,對獨立發電公司依然毫無損傷,因為之前簽署的協議猶如「金鐘罩」,無論燃料起落與否,獨立發電公司都處于不敗之地。

隨著政府高喊欲整頓獨立發電業,獨立發電商未來的賺幅是否會淪為「食之無味,棄之可惜」的雞肋?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