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脅接踵而至 債匯或加劇失血

The Busy Weekly - - BIZ LATEST -

所謂「信貸違約掉期」,是一種金融衍生工具,是讓購買了一國主權債券的投資者,為本身所持有的債券「買保險」的一種安排。CDS價格越高,代表一國的信貸越有可能違約,想要買保險的人需要出更高的價格來投保;反之亦然。

這情形就如指數期貨之于股票一樣, CDS是讓債券投資者做護盤、降低風險的用途。2015年,當CDS劇烈波動,升至被國際信貸評級機構穆迪( Moody's)視為如同「垃圾級別」( junk grade)時,《資匯》曾撰文探討大馬債市有否崩盤之虞(第346期封面故事:《內憂外患,盛宴難「債」》,2015年10月5日)。

當時,我國好不容易擺脫了另一家國際信貸評級公司惠譽( Fitch)的降級威脅,惠譽在2013年7月至2015年7月期間,把大馬的「A-」主權信貸評級展望調降至「負面」。經過2年的觀察期,財政部與國行官員費盡唇舌解釋,油價大跌並不會重挫大馬的還債能力,而我國經濟也繼續保持良好,惠譽才宣布維持 評級,並把評級展望重新調升至「穩定」。

孰料,降級危機一過,《華爾街日報》卻報導,前首相納吉涉嫌利用1MDB私吞7億美元(時值約26億令吉) ,震驚全球。由于1MDB醜聞直接影響納吉的政權穩定,導致CDS的波動比惠譽降級危機時有過之而無不及, 5年期CDS不僅突破100點,更在2015年9月杪上探239.86點的高峰。

如今,納吉已經下台,但1MDB醜聞卻尾大不掉,讓更多不明朗的或有負債一一浮現。政治人物對公共財政的口徑並不一致,進一步影響市場信心。

同時,美國聯邦儲備局(聯儲局, Fed)預料將加速升息,而歐洲央行( ECB)也已公佈縮減債券購買行動規模的時間表,料將繼續引發投資者回流先進市場,導致新興市場動盪不安。

雙重夾擊之下,我國的外資撤離潮料將延續下去,而若有信貸評級機構再次調降大馬的主權評級展望,把大馬列為還債能力需要緊密觀察的國家,外資必將加速出逃。

對沖基金英仕曼(Man GLG)駐紐約的新興市場債務策略部主管圭勒摩奧塞斯就告訴《彭博社》, CDS市場的劇烈波動還沒完全反映大馬公共財政的風險,我國公債及令吉匯率可能進一步遭拋售。

2應對措施刻不容緩

金融市場已經頻頻發出警鐘,意味希盟政府的時間越來越少。政府接下來應做好2件事,以降低金融市場大波動的風險。

第一,政府應儘快理清1MDB醜聞的所有衍生債務和傷害,並且一次過向市場匯報。例如,對于林冠英先后披露,我國與中國 石油天然氣管道局( CPPB)的一項管道工程蘊含舞弊風險,以及TRX城市公司的30億令吉資金遭到挪用,市場仍如霧裡看花。

一旦政府明確公佈所有弊案,市場就可以全面評估1MDB弊案的整體風險,而不是只能枯等進展,而又不時必須接收政府官員扔出的「炸彈」。

第二,首相敦馬哈迪和林冠英堅稱,政府的債務乃是1兆令吉,甚至可能更多,與前朝政府公佈的政府直接債務數據出入極大,但后者的做法也是國際慣例。這也導致前朝政府向來公佈的債務數據,包括截至去年末季,政府直接債務達到7034億令 吉,以及相關的分析數據,例如過去歷年的增長趨勢等,已無法做準,讓市場手足無措(參閱圖2)。

財政部應該按照其所制定的國債標準,即直接債務、擔保債務及公私夥伴(PPP)項目付款活動的總和,公佈全套數據,包括過去歷年的數據以及每項擔保債務的違約機率等,讓市場可以重新評估政府的舉債趨勢、還債能力等。

有了這些數據,縱然無法完全消解市場的波動,但至少讓投資者無需如瞎子摸象,只能從政治人物口中吐露的資訊與數據來評估全局。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