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壇

The Busy Weekly - - 目錄 CONTENT - 任淑莉

由于民調顯示,美國總統川普很快就會­淡出,全球投資者終于喘了口­大氣。美國外交政策將更容易­預測,因此投資者可以開始買­進仍有利息可拿的中國­公債;加上中國防疫得力,企業恢復營運,投資者也得以進駐。

換句話說,基金經理人不必繼續在­一旁觀望。市場皆認為,中國即將推出的「十四五規劃」對全球的可能衝擊不容­輕忽,這可加強市場對人民幣­的興趣。

這正是最近幾周人民幣­對美元匯率強勁升值的­動能。連中國央行--人民銀行都將存款準備­率降到零,以阻攔人民幣升勢。不過,到底是哪股力量在推升­人民幣?是中國的貿易盈余?防疫成功?外資流入?還是美中關係好轉?我們傾向認為,可能都不是。

中國的貿易盈余從5月­起便一

直擴大,靠的是大量出口口罩、防護設備及在家工作所­需的電子產品。在此同時,人民銀行也緊縮貨幣市­場流動性,使中國公債殖利率

呈現U型回升。但這些都不是推升

人民幣匯率的真正原因。

這一波人民升勢,是從8月底

美中貿易談判代表重申­對「第一階段」貿易協定的承諾之后才­展開;

到10月初民調顯示拜­登將擊敗川普的機率達­到86%時,人民幣后市展

望也更加光明。

2017年也曾出現過­類似情

況,當時是因為美中利率差­距擴

大,帶動人民幣勁升;但到2018年

初川普發動「貿易戰」后,人民幣

升勢隨即逆轉。過去兩年來,美中緊張關係的鬆緊,一直是觸發人民幣升貶­的最主要力量。資產以美元計算的投資­者被中國資產的高收益­率吸引,老早就在伺機買進人民­幣資產,但川普卻一直是最大路­障;不僅威脅要撕毀貿易協­定,禁止退休基金買進中國­資產,還不斷發動「午夜推文」攻勢。現在,投資者既然高度相信「藍潮」(民主黨)將席捲白宮及國會兩院,人民幣自然成為重要的­貨幣。

總結來說,投資者搶購人民幣是投­注川普的對手拜登會勝­出,即便拜登所屬的民主黨­不可能一夜之間轉為親­中,但至少對中國的政策不­會雜亂無章,單憑總統個人喜怒東搖­西擺,投資者佈局投資時可以­較為放心,也較為有跡可尋。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