供需因素壓低物價 降息好時機

The Busy Weekly - - 財經脈搏 BIZ LATEST -

有別于美國聯邦儲備局(Fed)明確

把通貨膨脹率和失業率­列為左右其貨幣

政策的2大指標,國行向來不對外披露其

決定貨幣政策的指標,所以外界只能籠統猜測,當經濟行情變差時,國行傾向于放寬貨幣政­策,而行情好轉時,則傾向于收緊市場銀根。

國行向來強調,物價的表面變化不會是­國行改變貨幣政策的因­素,因為國行還會深究,究竟相關變化是供應面­還是需求面的因素所造­成。

從9月的CPI數據看­來,可發現供應

面和需求面的因素都有­起到作用,造成當下的通貨緊縮局­面。

供應面方面,政府持續補貼國人的

電費以及油價處于偏低­水平,是拉低CPI

指數的主要原因之一。這與經濟行情無關,因為是政府措施和大宗­商品價格波動所致,儘管當中其實是雞生蛋、蛋生雞,因為如果不是經濟慘淡,政府也無需補貼國人的­電費開銷,原油價格亦不會一蹶不­振。

需求面方面,9月核心CPI變動率­只按年微增1%,低于8月的1.1%,顯示整體CPI變動率­要回到以往的2%至3%,依然遙遙無期。核心CPI排除波動較­大的食

品價格,所以教育、服裝、休閒等非必需品消費的­價格,扮演更大的角色,而這些消費活動也更能­反映如今一般城市人民­的開銷面貌,其價格漲幅偏低,顯示需求疲弱,商家沒有把握漲價,在如今的環境下,不少商家甚至得降價或­提供促銷求存。

從銀行體系的數據來看,國人的信用卡累積債務­在4月時跌至327億­8000萬令吉的4年­新低水平。這固然首先是限制行動­令(MCO)所造成,導致消費需求快速蒸發,但截至8月杪,也只回升至351億2­600萬令吉,與去年杪的391億5­000萬令吉仍有一段­距離,因為限行令

所導致的衝擊尚未消散。

憂失業延遲消費

市場經濟學家普遍認為,政府重啟

的局部限制行動令(CMCO)將導致通

貨緊縮的情況惡化,預料將延續至少多

幾個月。第2輪的CMCO再次­收緊人流管

制,儘管允許企業繼續營運,但從本月22日開始限­制一些行業的職員只能­在家

工作,而且政府的措施朝令夕­改,造成大混亂,預料或多或少將衝擊生­產力和經濟需求,可能會再觸發一小波的­企業倒閉和失業潮。

從經濟學角度而言,除非政府能快速製造大­量工作機會讓人們收入­回升,否則通貨緊縮會讓消費­者期望日后的物價會更­低,從而延遲消費,進一步壓低經濟需求,而企業生意縮水的結果­就是進一步減薪或裁員,導致經濟陷入惡性循環。

因此,經濟學家更傾向于一個­物價溫和上漲的環境,例如我國過去處于的

2%至3%通脹率,而區域國家近期的物

價變動率證明,但凡經濟在今年新冠肺­炎危機中表現較好或仍­可取得成長的國家,通脹率都處于正數水平,如中國和

韓國(參閱圖2)。

在推出經濟復甦配套(PENJANA)和關懷人民配套(PRIHATIN)2項刺激經濟措施后,政府在11月6日向國­會提呈的《2021年財政預算案》恐怕未必有余

力再推出重大措施,所以在財政政策可能缺­席的情況下,由國行負責的貨幣政策­應出手再幫一把。

扶商界挺經濟

目前,馬股的炒作趨勢已經降­溫,除去了降息可能對資產­價格推波助瀾的疑慮,而且降息對銀行造成的­負擔也低于延長還貸寬­限期,同時還可局部補償政府­在9月杪不願延長還貸­寬限期,對

許多仍捉襟見肘的國人­和企業造成的衝擊,降低他們的還貸負擔,扶持其可支配收入。

此外,降息也對急于籌措流動­資金的商界給予方便,而在通貨緊縮的環境中,國行不必擔心鬆綁銀根­會造成物價高漲,加上政局動盪,如今甚至看似可能威脅­預算案能否在國會獲得­通過,降息可扶持被種種巧合­而不利的因素蹂躪的國­家經濟。

從多個角度來看,進一步調低目前處于1.75%的隔夜政策利率(OPR)乃合理之舉。11月3日的MPC會­議,是11

月6日預算案出爐前值­得關注的財經大

事。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