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clear Site Is Re­born As a Tourist Draw

816绝密核工厂的前世今生

Paper Boy - - Front Page - BY AMY QIN

在长江流域这个以脆生生的榨菜闻名的清冷之地有着林木覆盖的群山。但其中一座山与众不同。涪陵金子山顶上有一个大烟囱,俯瞰着左近的乌江。自数十年前建成以后,这个烟囱一直处于闲置状态。直到近年来,公众才知道了个中原委。

15年前,当地政府宣布,在这座中空的青山内部,残留着一度是中国最 宏伟军事基础设施的工程,也就是绝密的816核工厂。该项目肇始于中苏关系最为紧张的1960年代,是中国首次尝试在没有苏联人参与的情况下建造一座可以生产武器级钚的核反应堆。为了降低被攻击的可能性,中国官员和工程师做出了一个不同寻常的决定,要把反应堆建在地下,从而让原本就充满挑战的设计建造过程变得更加复杂。

在接下来的18年时间里,超过6万名工人参与了这个高风险的项目,其间有人失去了生命。最终建成的人工山洞据说是世界上最大的一个,经得住数千吨炸药的轰炸和8级地震的冲击。但随着中国在1980年代初着手对很多军事项目全面进行“军转民”,这个几近完成的核工厂的施工突然被叫停。

它当了26年的化肥厂,后来于2010年重焕生机,成为旅游景点。但对以前的很多工人来说,816工程至今仍让他们咀嚼着苦涩的遗憾。“当初,这个项目让这些年轻人付出了太多,是我们生活的全部,”现年68岁的老 兵陈怀文说。他曾于1969至1974年间在金子山参加挖掘工作。

当局最近对816基地进行了为期一年的翻修。自从它重新对外开放以来,游客们可以参观这个山洞大约三分之一的地方。名叫戚泓的导游解释说,该工程是三线建设的产物— —“三线”是中国于1964年启动一个巨大的防御计划,目的是在中国内陆地区建设工业基地。中国此前已经有了一座核反应堆,也就是位于西北省份甘肃、由苏联人设计的404工程。但关于这座反应堆容易受到攻击的担忧愈演愈烈,于是总理周恩来在1966年亲自批准在涪陵地下复制404工程。不久后,科学家、工程师、士兵以及其他后勤人员从全国各地汇聚到这个偏远的地方— —当时只有水路可以抵达— —参加816工程的建设。他们中有很多是这个国家最顶尖的人才,曾就读于中国一流的大学,或者在苏联和日本留学。它从一开始就是绝密工程。当地人乃至在这个基地工作的很多士兵都不知道该工程的真正目的。这个设施内部设有学校、市场和医院,这样一来工人们就可以完全与世隔绝地生活。附近的白涛镇则从地图上消失了。

“只知道有一个代号816,干什么的也不知道,觉得挺神秘的。”后来当上了涪陵旅游局局长的当地居民李廷勇在2010年的一个关于816厂的电视节目里说。对于当年的两万多名年轻士兵来说,日子尤为艰苦。很多人入伍时以为自己即将奔赴北京,结果却被分到816工程基地工作。这些士兵的任务是仅凭小型钻机、炸药和工兵铲来开凿坚硬的岩石。

工程于1984年被叫停的时候已经完成了85%。据估计,816工程的总投资超过7.46亿美元(当时约合3.59亿美元)。对很多像陈怀文一样把太多岁月贡献给816工程的人来说,失落和不满之情一直挥之不去。“我们参与工程建设说到底是因为我们觉得自己在为国家工作,”参观完重新开放的816厂之后,家住山西的陈怀文说。“如果知道它最终会变成一个旅游景点,那我们根本就不会参与。”

PHO­TO­GRAPHS BY GILLES SABRIÉ FOR THE NEW YORK TIMES China’s first at­tempt to build a nu­clear re­ac­tor, a project in Ful­ing, has been turned into a tourist at­trac­tion.超过6万名工人参与了这个高风险项目的建设,期间不少人因此丧命,最终建成的人工山洞据说是世界上最大的一个。

在涪陵金子山中的816核工厂内参观,可以看到中国在1965年测试的原子弹的复制品。该工程始于60年代。

Newspapers in English

Newspapers from New Zealand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