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alth and Drones Doc­u­ment City’s Past What My Mother Made番茄炒蛋:华裔的怀乡故事

城市探险队纪录逝去的老香港

Paper Boy - - Front Page - BY MIKE IVES BY FRAN­CIS LAM

三名戴着口罩的探险者操作着一架黑色无人机,正在拍摄一座建于1952年的戏院。这些探险者说,从以往经验看来,这座戏院最终会被拆除,因为它不在香港的法定古迹名单上。这些探险者属于香港城市探险队Hkurbex,他们的首要目标是建立一份视频档案,记录香港殖民时期的环境。迄今为止,城市探险队已经公布了近40段视频。这些视频记录了他们探 访全香港和亚洲其他地方的废弃监狱、公寓大楼、电影院、医院、赌场、警署、防空洞、地铁隧道、一艘失事船只和其他一些场所的情形。视频会配上凄凉的音景,并且通常都没有解说。粉丝称这些伤感的视频是对城市演变和衰落的酸楚思考。“它是为了逼着我们面对失去的美,”新加坡国立大学建筑学助理教授李佳伟说到该团体的拍摄作品时表示。“它逼我们直面现代化留下的残垣断壁,随着我们继续进行建设,这些废墟还在不断累积。”该团体的八名成员都长期生活在

香港。在前往偏僻的废弃场所之前,城市探险队的队员通常会用数周的时间进行调查。一旦进去了,他们便会记录下随手触及的日常物品,比如全家福、X光底片、供奉祖先的神龛和破损的存钱罐。这些东西可能永远都不会出现在历史书籍中。“如果不是这群城市冒险者,所有这些建筑最后都会消失不见,没人知道它们在某个特定时间对社会意味着什么,”香港大学建筑文物保护课程学部主任李浩然说。他接着表示,他认为该团体的成员是“极端城市人类学家”。城市探险队是“鬼佬”和一个化名E­cho Delta的朋友在2013年成立的。两人都是兼职电影人。他们是在为电影寻找拍摄场地时,发现探险队最初那些探险场所的。城市探险队的成员说,他们的视频是“本地主义”政治运动的视觉表现。该运动最近在香港受到支持,反映了很多年轻人的想法,即这座城市的特点和内地不一样。在附近的必列者士街上,有一栋白色的住宅楼。“看那些长窗,”Echo Delta轻声说。“维多利亚风格,不,乔治王朝时期风格?” “可以进去看看,”“鬼佬”说。“我打赌这里会变成一家星巴克,”Echo Delta说。 几周前,我突然特别想吃中餐里的番茄炒蛋。这道菜肴有酸甜美味的番茄汁液裹着轻炒的鸡蛋,会激发全身的愉悦感,让你很容易就快速吞咽下许多米饭。我在唐人街工作的时候,这是那个社区的4美元餐车售卖的主打产品。再往里面加入牛肉,就是小时候我弟弟最喜欢的一道菜。人们提起它的时候,会说那是自己学会的第一道菜,在他们离家以后让自己填饱肚子的菜,会激发突如其来又不可抗拒的渴望的菜。但是当我突然想吃这道菜时,却不知道怎么做。我查阅了自己的中文烹饪书,发现没有一本收有这个菜谱。我知道如果打电话给我母亲询问这道菜,就跟让她描述如何系鞋带一样:几乎是不可能讲清楚的,这东西已经完全变成了她的肌肉记忆。在中餐里,这道菜就像是空气,时刻存在,却不可见。所以我上网一个接一个地找。我看到了烹饪书作者吉纳维芙·柯的做法,从中学到在把鸡蛋倒入番茄里之前,只需轻轻翻炒一下鸡蛋。我还看了希希·王在“严肃饮食”网站上的版本,比如在鸡蛋中加入米酒,在酱汁中加入番茄酱。我读了几十篇博客文章,它们大多数都是在一遍遍讲述着同样的故事——一个怀乡的故事,想念母亲做的饭,想家。下面的评论也是一样的调调:谢谢你,我很怀念这道菜,谢谢。读完所有这些后,我开始意识到自己究竟看到了什么:我看到了和我一样的人,他们想念一种自觉应该深入自身骨髓的知识,于是找到别人的菜谱,以便在植根于如今所在之地的同时,将自己和自己的来处建立起连接。

LAM YIK FE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A group is build­ing a video archive of Hong Kong’s colo­nial-era ar­chi­tec­ture. A mem­ber looks at an aban­doned the­ater.

化名T.O.A.D.的探险队成员在俯瞰皇都戏院。

Newspapers in English

Newspapers from New Zealand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