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ke-shar­ing Fi­asco Causes Soul Search­ing

中国共享单车乱象引发国民素质之问

Paper Boy - - Corner Store - BY JAVIER C. HERNÁN­DEZ

刘立京是北京的一名机械工,他对礼仪一般不太注意。他不介意人们用扬声器大声播放刺耳的音乐,他穿着带油渍的小背心在离家不远的路上散步。但是,刘立京最近对一名素不相识者把一辆自行车丢弃在他家门外的灌木丛里的事情愤怒不已。他抱怨说,北京已被初创公司的共享单车淹没了,使用者到处乱扔这些自行车,根本不考虑到其他居民。“没有一点起码的礼貌,”他嘀咕着说,“人们像对待敌人一样相互对待。”

在逾10亿美元融资的支持下,70多家公司正在争夺市场份额,这种竞争导致逾1600多万辆共享单车出现在中 国城市交通堵塞的道路上。这些初创公司已重塑了城市景观,它们把配备了GPS和电子锁的自行车放到了几乎所有的路口,硅谷只能梦想这种铺天盖地的方式。但是,伴随受欢迎的共享单车而来的是大量的不端行为。因为这些共享单车没有需要桩子的固定停放点,骑车人把它们杂乱无章地丢弃在路边和公共广场上,妨碍了交通,堵塞了人行道。偷车贼已偷走了数以万计的共享单车,或自己使用,或拆出零件出售。被这些车惹怒、拿它们恶作剧的破坏者把共享单车挂在树上、埋在建设工地里,还把它们扔进湖里或河里。这种乱象让许多中国人寻找更深层 次的原因,他们提出共享单车是否揭示了中华民族的劣根性,引发了一场关于中国社会风气败坏、礼仪和道德衰落的深刻辩论。“我们扪心自问,‘中国人、中华民族出了什么毛病吗?’”位于北京的中国国际广播电台的政治评论员徐秦铎说。有的人说,滥用共享单车的行为反映了中国人只为自己着想的心态,这种心态源自上个世纪的极端贫困。有的人则对在他们眼里对陌生人和公共资源漠不关心的态度感到不安。在许多城市,共享单车的供应远远超过需求,有人认为国内特有的过度竞争正在让好事变成坏事。据政府统计,在上海,每16人就有一辆共享单车。有些地方当局已经没收了数以万计的自行车,并对共享单车的停放采取了限制措施。城市官员也在对付各种别出心裁的破坏行为,从砸坏车锁的轻度破坏,到把整辆车点燃的严重行为。有些破坏之举是愤怒的居民干的,他们因共享单车在自己住宅区里堆放而深受困扰。但是,几个城市的警方也发现,有些破坏行为是心怀不满的三轮车和出租车司机干的,因为共享单车抢了他们的生意。

共享单车初创公司3Vbike已于今年6月份被迫关闭,公司在小城市街道投放的1000辆自行车几乎全部被盗。公司创始人吴胜华在接受中国新闻媒体采访时,指责公众的“素质差”是导致公司破产的部分原因。其他人则认为,人们夸大了盗窃和破坏共享单车的行为,认为新生事物出现一些乱象是预料之中的事情,行为不端的问题在其他国家可能更糟。一些公民已为促进公共利益的事业成立了志愿者组织。46岁的程晓枫在一家国有投资公司工作,她说,自4月份以来,她已经报告了4000多辆停放不当的共享单车。“我相信人是善良的,人性本善,”她说。“但有时,他们受到不好的影响,需要有人来纠正。”

23岁的赵奇是一名建筑师,他漫步在北京街头,寻找遭人破坏的自行车和行为不端的骑车人。“共享单车是中国送给世界的礼物,”赵奇说。“我们不能把它搞砸了。”

BRYAN DEN­TO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Vol­un­teers in Bei­jing re­turn­ing stranded shared bi­cy­cles to city cen­ters. 一群志愿者在北京把丢弃的及被损坏的共享单车放回更靠近市中心的位置。

Newspapers in English

Newspapers from New Zealand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