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众来电

My Paper (Chinese) - - 观点 - 吴庆康

可见不论生活多忙碌,压力多重大,我们都有空档和空虚的时候,得找一些东西/事情来将之填补。

又到了深夜11时。又是在回家的路上。又是同一个男听众拨打电台热线,说是点歌。又是他们俩的闲聊,像是两个朋友的普通电话内容,不小心被电台播出。 不知为何他总是又那么多歌要点,每次都点给同样的几个人,包括电台主持人。他点歌的对象,不知到底有没有收到他的心意?

当初第一次听到这个听众与主持人的谈话,以为他们是认识许久的好友,电话一被接通,双方似乎都很熟悉彼此的动向,主持人知道对方是学生,什么时候考试,考些什么科目,假期要到什么地方去玩。

听众对主持人的生活与工作更是了如指掌,知道主持人的工作班次、放假时段、面簿帐号,甚至是出国到什么地方去,等等。原来不过是个听众。两个互相知道对方那么多生活细节的人,却也许从来没见过面,只是每天夜深空中对话。 陌生人寄情于陌生人在网络年代非常正常,但两个感觉似乎那么熟悉对方的陌生人每天像老朋友般在空中将对话公开广播给听节目的人,感觉有很不对劲,不知哪里出了问题,有点诡异。 是寂寞吗?这个年代的年轻人不都是在社交媒体上有几百个朋友吗?时刻网聊还不够忙?生活不够充 实?是否因此反而更怀念“讲电话”的感觉,但因为再也没人“讲电话”,于是找公开热线的电台主持人,重温旧日的现实感觉?

那把连我都已听得熟悉的听众声音,其实蛮好听,能幻想也许他就是爱情小说中帅气男主角的模样。 但也许,他每天入夜都活在一个频道里,幻想自己是电台主持人的好朋友,在平日的生活中,电台主持人的名字也许经常出现,让身边的人都认为他们很熟落。

我很无聊,老想主持人的耐心和耐性,到底是不是因为工作的专业所需?抑或她也真正享受这种互动?每天接到那么多熟悉的陌生人的来电,那平和的语气,温柔的说笑,绝对是主持功力的展现。

换作是我……不,完全不能想象,也许看到有来电就已经饱受惊吓,天天接同样一个陌生人的来电,压力很大。 我很诧异,在这个随时能上网找要听的歌曲,能随时发个电邮的网络年代,还有年轻人喜欢传统的“讲电话”,旧式的“点歌”,点给不知有没有也在听电台节目的朋友,而且能与也许没见过面的主持人有那么多生活琐事可聊。

可见不论生活多忙碌,压力多重大,我们都有空档和空虚的时候,得找一些东西/事情来将之填补。在什么都虚拟的网络年代,在分秒期盼面簿有多少点赞的今天,在有事没事就到社交媒体发泄怨愤和压力的21世纪,拨打电台热线与一个真正的人聊天话家 常,不仅“正常”,还颇稀罕。 不知这算不算是慰藉寂寥的一种方式,我也在不自觉中成了这个听众和电台主持人的忠实听众,每天晚上在回家的路上,我居然盼望听到他们的对话,猜想他们今晚又会聊些什么,两人是否又再熟络了一些。 原来最无聊最空虚的,是我自己。 (本文刊在6月1日《联合早报》·四方八面)

在网络时代,拨打电台热线与一个真正的人聊天话家常,不仅“正常”,还颇稀罕。(作者提供)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Singapore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