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不想说拜

My Paper (Chinese) - - 旅游 消闲 - 白鸽空少

每天从世界各地降落微笑国土之首曼谷素旺那普与廊曼国际机场的旅人,络绎不绝。宗教、人文与时尚等斑斓元素完美融合的曼谷,当属泰国无烟囱业历久不衰佼佼者,惟摊开地图发现泰国之美,不仅如此。

距离离开工作近5年的岗位还有2个星期的时间,拿起背包,直奔曼谷。这回,不吃喝玩乐,选择转机北上清迈,再转搭小巴,费时180分钟,驶过无数迂回蜿蜒小路,途中瞥见道路提升与加宽工程如火如荼进行。嗯,就在观光客还未大举入侵拜县前,到此一游,时机刚好。

在小巴上与一名澳大利亚男子搭话,他娶了泰国娇妻,夫妇俩在拜县经营度假屋。泰国女婿拿起地图,热心地介绍必游景点,我礼貌地点头,实际上,更想用自己的方式,漫游这座等待华丽转身前、弥留些许淳朴气息小镇。

班次不少、几乎客满的小巴,赶在中午前抵达不起眼的总站,基于需求量高,提前购买回程车票,万无一失。穿梭曼谷街头的嘟嘟车及德士,在此不见踪影,怎样游历拜县呢?骑电单车吧!

出租机车商店林立,无需 特别攻略,找一家多人光顾、价钱合理的店,检查车况后,即可上路。

小绵羊穿过热闹街区,直奔主要道路,沿途金黄与葱绿稻田风光映入眼帘,堪称美景,微风不甘示弱,轻抚脸颊,不忘带走内心因而立之年转换跑道萌生的惆怅与不安。不用多长时间,世界二次大战纪念大桥,就在眼前。

无情战争期间,一批缅甸平民为了躲避炮弹,越过边界,藏身拜县,一留将近一个世纪。

历史不会说话,凸显文物保存,是何其重要。已被柏油道路取代的大桥,在战乱当时可是拜县链接外界的重要交通枢纽,这一板一铁,沧桑无数,更有说不尽的凄惨往事。

拜县躲不过战火,却获得上天眷顾有加,县内不乏深具人文价值的地方,像是距离纪念大桥不远的峡谷,黄丘连绵,与大片田野对望,虽与美国那有名的大峡谷无从比较,正好因为小巧玲珑不失大气,山脚下泊满机车与旅游专车。

胆子稍大的年轻人,在没有任何安全装备的辅助下,爬上跳下,越过一个又一个山头,勇气可嘉之余,也令人捏把冷汗。

漂亮朝霞 再冷也值得

傍晚时分,原本炽热的太阳公公收敛不少,准备西落换班。赶在大地沐浴余辉彩霞前,爬上美彦寺庙阶梯,坐在披上白漆佛尊前,与一票人摒息凝视一颗主宰宇宙的蛋黄,逐渐消 失在远方山间。霎那间,彷佛有人关灯,咯噔,大地才刚抹上黑纱不久,开始想念阳光,于是订下隔早登山、与日出邂逅之约。

入夜的拜县气温骤降,昼夜温差甚大。原本车水马龙大街,摆满道地与各国美食小摊,手工品与艺术爱好者,可边吃边逛淘宝。

睡了一觉,要在清晨5时从温暖棉被爬起来,并非易事,既然有约,需得咬紧牙根洗刷,冰冷自来水还不是致命伤,最懊恼的是披着单薄衣裳,骑电单车到云来峰那段路程才叫人难受,只怪自己不把御寒当回事。

登山后,热茶喝了、馒头吃了,木椅前盛开鲜花赏了一遍遍,就是看不到日出,自我 安慰之际,一道柔和淡淡金黄光线,突然射穿云层,啊,那是既令人期待、又怕受伤害的朝霞呀!再冷,也值得。我想,多年前,拜县还是个羞答答女孩,当背包客发现新大陆后,立马化身亭亭玉立、含苞待放的少艾。不得不承认,单看大街各类餐厅酒吧、旅行社、出租机车等商店如雨后春笋冒出,商业化这3个字,迟早降临拜县。

发展带来人流,对在地人来说,固然是好事,但凡事沾上过多铜臭味,原始风情难免褪色,两难且矛盾啊!

此刻此景,不想说拜,但我明白,像自己毅然转行般,该离开,就得走,认真活过,遗而不憾。

难以捉摸的日出,令人即使受伤害,也不惜一等再等。

承载二战惨痛历史包袱的纪念大桥。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Singapore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