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只是看戏

My Paper (Chinese) - - 观点 - 周雁冰

移居美国的阿姨在家族成员的聊天站上分享说,表妹在哈佛医学院神经学的博士研究登上了某权威期刊的封面。所有的家庭成员都开心得不得了,引以为傲。

毕竟,表妹读博的过程一点都不简单。断断续续从她自己嘴里还有阿姨偶尔的来电知道,她为此面对巨大压力,一度怀疑读博的意义。如今有了让人喜出望外的结果,我是打从心里为她高兴。 阿姨一家人在表妹念中学以前便离开新加坡,是为了让有自闭倾向的表弟能够在美国接受更全面、具针对性的教育和治疗。我们经常都觉得,表妹之所以会义无反顾地往神经学的方向发展,何尝不是想要为自己的弟弟找到一个治愈疾病的方法。

如今她真的走入了神经学学习与研究的最高殿堂,怎不叫人雀跃?

当年的出走,阿姨放弃了她在新加坡的牙医工作,全身心照顾3个孩子。开始的那几年,经常觉得阿姨的放弃是一种很大的浪费。

据说,她在新加坡的时候,无论是对待病人的态度、治病的本事还有手艺都是有口碑的。

不过,有句话说得好,当上帝关上一扇门,总会为你打开一扇窗。从小喜欢美术的阿姨,在美国重新拾起了对美术的热爱与学习,她开始做陶瓷,越做越投入。 前不久,阿姨从美国给我寄来了好多张照片,都是她的陶瓷作品。我看了她那些将新加坡乡村及南洋生活的儿时记忆,譬如外婆收拾缝纫器具的月饼铁盒、结婚绣花鞋等做成的陶瓷雕塑,心里喜欢得不得了。好担心她会把它们在美国就地卖掉。

后来,她还真的在当地做了个个展,所幸的是那几样对我来说是很有个人情感的陶瓷作品,全部都留给表妹了。我还记得自己在和她通话时,因为担心作品被卖掉,声音不自觉的提高了8度。

家族成员聊天站上的分享,在高兴之余,也不完全是没有压力的。

当你看到每一个人都在倾其所能,在世界不同的角落发挥所长,做自己喜爱的事、想做的事、有意义的事的时候,我在心里深深感动的同时,也仿佛有一种无形的力量,在督促自己不能丢

我在心里深深感动的同时,也仿佛有一种无形的力量,在督促自己不能丢开这种不断学习、不断求知、不断好奇的心态。

开这种不断学习、不断求知、不断好奇的心态。

这样的发挥,在我们家也无关男女。不是说你是女孩子,就可以只想着嫁个好人家,把所有精力都对准了丈夫和孩子。 小的时候,妈妈总是对我说外婆的“威水史”——她怎么打理一个大家庭,把10个孩子教育好,把农活家务做好,家庭鸡寮猪舍鱼池里的事都是她的事。外婆的“威水”是连爸爸都赞不绝口的。

有这样的外婆,又有了40岁才踏入职场却尽心尽力、发挥了自己才干的妈妈,还有那些不怕追梦的家族成 员——在纽约追舞台梦的,到非洲做义工的……我能坐在观众席只是看戏而已吗? 这场景在我脑袋里的演绎,就像是一个大舞台。镁光灯聚焦在你身上的时候,你跳出来的是一支什么样的舞?拉出了什么样的曲?唱出什么样的歌?朗诵一首什么样的诗?

你不用怕自己做的不够好。如果它是从你的生命最深处发出来的,那它一定圆满、美丽、迷人。 (本文刊在6月6日《联合早报》·四方八面)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Singapore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