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早放宽车贷限制恐适得其反

My Paper (Chinese) - - 观点 - 李静仪

最近因较常下雨而天气没那么炎热,但车行的人气和买气却明显升温。一名友人原本打算到了明年初汽车拥车证满10年后,便把车子“杀掉”,改搭地铁上下班,但金融管理局一个多星期前突如其来的宣布,让他打消了放弃拥车的念头。

这名住在榜鹅的友人,之前看中了一辆日本小型轿车,但售价要近10万元。在金管局上个月底宣布放宽汽车贷款限制前,他得掏出约4万元现金支付首期,而且只能分5年内摊还,每月的分期付款额超出1100元。 但如今他的首期一下减少了1万元,还可分7年偿还车贷,每月分期付款额也因此低于1000元,这些“诱惑”让他决定换新车。

自2013年2月底收紧的车贷限制,曾被业界人士形容为“大海啸”来袭;没想到这些条例在短短3年后就放宽,令市场感到意外,也再次点燃了许多人的买车欲望。

从5月27日起,抵岸价低于2万元的汽车,买主可向金融机构贷款的顶限是车价(包括拥车证和相关税务)的70%,之前最多只能贷款60%;抵岸价超过2万元,可贷款额度则从原先的50%提高至60%。

此外,所有车贷的偿还期限也从原本的5年延长至7年。 上述消息让车商及有意买车者乐开了怀,但也令好些人包括笔者百思不得其解,因为降低拥车的门槛,显然与政府大力提倡的“减少用车”( car-lite)政策背道而驰。

在一些小市民看来,政府选在经济放缓时放宽车贷限制,是要刺激市场的买气,为国库增加收入。

根据陆交局的数据,过去几年来,来自拥车证成价的收入确实逐年增加,2015财政年超过54亿元,比前一个财政年的将近34亿元激增了六成;2013财政年则只有27亿多元,2012财政年仅25亿多元。

当然,这与可供市场投标的拥车证配额近年来明显增加,有直接的关系。

新加坡信贷资料中心(Credit Bureau Singapore, CBS)的数据也显示,2015年银行和金融机构所发出的新汽车贷款共计6万多份,比前年激增约63%。这也是车贷限制收紧以来,这个数据再次突破6万。2013年和2014年均只有3万6000多份。

要实现减少用车拥车,也需有更大胆的政策和政治决心,不能走三步退两步。车贷限制是抑制需求的工具之一,特别是考虑到来自填补报销车辆的替代需求将持续增加。

按照金管局的说法,这次放宽限制是考虑到拥车证成价对通货膨胀造成的压力已持续放缓;加上拥车证供应近期因“杀车”率攀升而持续增加,拖欠车贷的情况因而有所改善。

然而,在拥车证成价好不容易趋向稳定,从2013年初最高9万多元跌至目前四五万元之际,这轮新的调整将进一步推高需求,成价恐怕又会水涨船高。

虽然市场上已有不少可避开车贷限制的做法,包括以租车形式变相卖车,或车商报高发票,为顾客取 得较高贷款,但笔者认为,当局实在没有必要在这个关键时刻,为市场“火上添油”,让拥车证成价再次出现波动。 更何况,这一两年会有大批旧车的拥车证要满10年,得报销或更新拥车证。目前拥车证“寿命”只剩一年的私家车约有10万7000多辆,占了汽车总数近18%。相信这些车主如今都在蠢蠢欲动,盘算着何时换新车最划算。

鼓励人们减少用车,减低碳足迹,打造更宜居的新加坡,是一个令人向往的愿景,也需各项政策的紧密配合方能实现。

基础建设统筹部长兼交通部长许文远日前为2家地铁公司设下了“大胆的目标”,要业者在未来4年里明显减少小故障的发生率。

要实现减少用车拥车,也需有更大胆的政策和政治决心,不能走三步退两步。车贷限制是抑制需求的工具之一,特别是考虑到未来一两年的替代需求将持续增加。(本文刊在6月5日《早报星期天》·想法)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Singapore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