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世纪的亚洲是世界

My Paper (Chinese) - - 观点 - 黄向京

这些年,看书口味倾向全球贸易网络下的物品和文化交流史。加拿大汉学家卜正民的《维梅尔的帽子:从一幅画看十七世纪全球贸易》,从维梅尔的画作,追溯那时的全球化经济发展,才让海狸毛皮、土耳其地毯和中国瓷碗同时出现在荷兰台夫特( Delft)的客厅里。 世界不是到了哥伦布才“被发现”的。美国克罗斯比的《哥伦布大交换: 1492年以后的生物影响和文化冲击》之前,整个中世纪亚洲的物的交流已如火如荼,是世界贸易、文化、宗教与城市发展的中心。

美国斯图雅特· 戈登(Stewart Gordon)在《旅人眼中的亚洲千年史》(台湾八旗文化刚推出中文版)直言: 500至1500年近代之前的世界中心是在亚洲。当时的欧洲随着罗马衰亡而进入黑暗时代。

作者2007年原著书名为When Asia Was the World: Traveling Merchants, Scholars, Warriors, and Monks Who Created the “Riches of the East ”,凸显“亚洲曾是世界”的核心观点,在中世纪大亚洲世界时代,通过8本回忆录及一艘沉船,横跨1000年,描述跨越不同地区移动的人物——行旅商人、学者、军人及僧侣如何共同创造出“富饶东方”的景象。 这些大小人物的生命史写得鲜活有趣,宏观中带微观,令读者身历其境。这恐怕与作者性情趣味有关,戈登是密西根大学南亚研究中心资深研究员,常搭巴士横越土耳其、伊朗、阿富汗、巴基斯坦与印度闲晃,偶尔攀爬秘鲁印加古道,或在湄公河及密西西比河上乘船行旅。

作者看似写人,实是运用大量的社会网络理论,从人的回忆出发,写物的关系网络与全球交流史。 僧侣玄奘朝圣之旅强调寺院与王者,带出佛教的传播网络与宫廷文化:当时大半个亚洲的国王、贵族与富商大贾都会定 期捐助寺院,为游方僧人提供住所与宣讲所需物品。丝绸袍服是这个时期交流时的必带贵重物品。

倒没想到玄奘也开启了中印间的技术交流,第二次前往印度的唐使把甘蔗及压榨甘蔗的技术带回中国。

另一位我们熟悉的人物是明代郑和下西洋航海时代穆斯林翻译马欢的回忆录《瀛涯胜览》,从宝船之约,足见中国的商品在东南亚与印度洋流通数百年。马欢对奇风异俗的详实见闻书写,代代吸引读者,包括细读了50本回忆录才写成此书的戈登。 1996年打捞的1000多年前的印坦沉船章节引用考古调查报告,也作证当时海上贸易的繁盛,商品包括:马来半岛的锡锭、中国及印度的锡铜铅混制镜子、佛像、伊朗的玻璃珠、中国陶器、中国与波斯的丝、印度的棉花、香料,以及日常用品如鱼酱及稻米。

当时中南半岛有几个大王国如缅甸浦甘、吴哥、占婆及越北,与爪哇及苏门答腊有密 切商业往来。

从阿拔斯王朝哈里发派遣使节伊本·法德兰(Ibn Fadlan)到伊斯兰边界外,结交伏尔加河瓦河畔保加尔王阿尔米许为盟友的故事,可以看出伊斯兰信仰传播脉络,阿拉伯与欧亚草原民众一样用献袍建立政治关系。

中东或中亚都共享同套仪式与象征,以及同样细密的政治同盟与归顺方式,由旗帜、华丽马鞍、跪拜礼、丝袍、亚美尼亚地毯、宴会与正式书信组合而成。

作者看似写人,实是运用大量的社会网络理论,从人的回忆出发,写物的关系网络与全球交流史。

伊斯兰世界的菁英众多,通过曾入狱的哲人医生伊本·西那( I bn Sina)的故事,得以理解9与10世纪每一个重要科学突破,是由亚洲研究者在穆斯林宫廷所创造的。西那的医书《医典》记载热带植物与衍生处方,是从实际运作的贸易网络中吸取知识,也通过同样网络将药物及用药知识传到中东、波斯与中亚。

亚洲的数学家发明了“0”的概念与代数学;天文学家比以往更能准确追寻天上繁星; 诗人与作家创作的文学作品动人心弦;哲学家则创造了影响至今的思想与法律体系。

佛教与伊斯兰信仰顺着遍及亚洲各地的商路兴起,丝绸、珍珠、香料等奢侈品,以及米、糖等商品流布各地。亚洲也发明了通行于中东至中国间的钱币与信用制度,创造出各种艺术品,充实了今日世界各地博物馆的馆藏。

身为亚洲人的我们,真该先多多了解自己才行。(本文刊在6月8日《联合早报》·四方八面)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Singapore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