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住鬼屋魅影幢幢

My Paper (Chinese) - - 电影 - 林明文

与其试图加重口味,以便做到超前的成绩,何不在原来基础上来个新转向?我想所有在3年前看过“The Conjuring”的恐怖片迷,一定对原籍马来西亚的华裔导演James Wan善于利用无限大黑暗空间及声音(包括音效、配乐)营造恐怖氛围的技巧很是赞叹,尤其是他设计华伦夫妇在黑暗中听到诡异的拍掌声,只能靠听去“捕捉”鬼魂的“踪迹”的设计,彻底将观众的魂魄摄住。

在续集“The Conjuring 2”中, Wan继续“玩”黑影,设计大量的幽黯密闭观感,让观众想回看,确认是否有“古怪”。如闹鬼的家庭,其屋内客厅暗角不时有意无意“埋藏”鬼影、乌黑的壁炉仿佛有不可知的幽深感、口吃小儿子的私人锥形小帐篷“内有乾坤”,及Patrick Wilson再度 扮演的驱魔专家。华伦先生所画的“可怖修女图”,画中人物从游动的剪影“走”到画像“背面”,也颇具“吓果”。

在制造骇人视觉与情节之余,导演也穿插几首西洋怀旧金曲,在看似营造温馨佳节气氛及甜蜜爱情的同时,也让原本“掏心掏肺”的绝世经典情歌的歌词有了另一种“吊诡” 的意思,观众能从导演的“玩文字”心思中发出莞尔一笑。

不过,也由于这些温馨时刻,冲淡了影片的恐怖感。这样的安排编造出有正向、有光明面的恐怖片内容,但对“崇尚”惊吓的观众来说,这集的惊吓指数恐怕就不及前集了。

“The Conjuring 2”里的遇害英国家庭是取自真实发 生在1 977年的“恩菲尔德事件”,当中一名冤魂不散的前屋主老人——72岁的比尔,他的样貌不但阴森狰狞,苍老的声音也教人不寒而栗。

至于遭恶灵附身的二女儿Janet,扮演者Madison Wolfe无论是在演释悲伤或发恶的演出,都非常到位,有点抢走华伦太太Vera Farmiga的光芒。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Singapore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