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们变得不如金鱼

My Paper (Chinese) - - 观点 - 洪奕婷

如果你在我这篇文章花了多过八秒钟,那对你和我都是一项成就。因为我成功地用文字抓住了你的视线超过八秒,而你至少投入地阅读,集中注意力耐过了八秒。

上个月刚出炉的一项微软研究显示,在智能手机当道的今天,人类的注意力已经从2000年的平均12秒骤降至八秒,甚至比金鱼的注意力还少了一秒。

几年前英国已经有教师反映,孩童注意力减短,更常上网而减少阅读书籍。

另外,还有研究发现,人们开始有同时运用多屏的习惯,也就是在看电视的时候,也查看移动器材,如手机和平板电脑等。

事实上,最近我刚到伦敦参加国际新闻媒体行销协会( INMA)的年度大会,在会上就不时看到与会者一边看着台上播放的视频,一边在眼前的笔记型电脑上切换不同的网页,偶尔再查看手机,刷屏看面簿、推特等社交媒体。

这样的景象对绝大部分人来说并不 陌生,自己或多或少也曾置身其中。同样一项微软研究便指出,在人类的持久专注力下降的同时,同一时间兼做多件事的能力却提升了。

金鱼最常被嘲笑的悲剧,是不能停止进食,甚至最后吃到撑死。我们的注意力已经不如金鱼了,绝不可像它们那样不自觉地断送自己。

当我们更善于一心多用,如何在人们越来越有限的专注时间内准确传达信息,甚至吸引观众,让他们愿意对你的内容再停留多几秒,已经成为整个以提供信息为核心价值的传播业集体所面对的问题。

然而,这个挑战之所以值得关注和警惕,不仅仅因为它冲击着报业、广播业、广告业或出版业的转型和生存,而是它将对人类和社会的长远发展造成深远影响。

在大会上,世界顶尖新闻业者分享他们如何着手研发推出更快捷呈现新闻的手机应用软件,以免用户等待新闻下载等得不耐烦,索性不看。许多同业也指向如何通过更简短精悍的内容、更强的视觉元素、更贴近生活的服务类信息抓紧用户。

不过,也有人坚持再长的内容也有吸引力,重点是内容必须优质。这当中少不了各种创新尝试,如将新闻制作成能让读者身历其境的360度视频,以及呈现虚拟现实环境。

通讯科技的快速演化,为人们生活的各层面带来了翻天覆地的改变,也造就了一个凡事要求更快、注意力更分散的群体。

但大众媒体肩负着形塑一代人的思想和行为的责任,我们是不是不应该一味地迎合助推越来越短的专注力?媒体固然要在所拥有的八秒钟内,把受众接收内容的技术障碍减至最低,但也必须通过有质感的内容,争取将这份注意力无限延长。

已故诺贝尔奖经济学家司马贺(Hebert Simon)早在1977年就有先见之明地指出:“信息的丰富将造就注意力的贫乏。”但文明的进步不能少了人类的专注,许多研究都证明,更长的专注力与更强的大脑认知能力有直接关联。更专心不但能让人更好地记住信息、进行分析,甚至举一反三地将所学应用在新的情境里。这是创意的源头,也是进步的基石。 再说,在一个日趋强调掌握精专技能的环境里,能够集中注意力将是我们这一代、下一代乃至后代的成败关键,因为技能的掌握始终建立于能长时间专注地学习、反复练习和不懈坚持。

随着新媒体空间里的信息传递变得越发快捷时,多屏诱惑恐怕难以抵挡,也会进一步侵蚀人类的注意力。

在顺应与改变这股趋势之间,既能分散注意力又能通过提供更别出心裁的体验,捉住注意力的新科技,是大众媒体要学会运用的双刃剑。至于受众群体,对自己的注意力长短更有意识,或许是一种必要的自觉。

金鱼最常被嘲笑的悲剧,是不能停止进食,甚至最后吃到撑死。我们的注意力已经不如金鱼了,绝不可像它们那样不自觉地断送自己。

(本文刊在6月12日《早报星期天》·想法)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Singapore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