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雇如攀岩 挑战有哪些?

My Paper (Chinese) - - 观点 - 沈越

2010年生完第二胎后,为照顾孩子,张宝玲辞去记者的工作。闲暇时,她在家烘焙蛋糕,一开始只为亲朋戚友服务,后来有公众陆续找上门,促使她在2013年成立手工蛋糕店Crummb。

从行政到营销,张宝玲一脚踢,每周接下约2个蛋糕订单。她说:“回想起来,我没完全算好账,就投入了业务。当时我不知道,每年要缴执照费、每月要缴灭虫管理费、还有会计服务、冷气费、管道维修费等。尽管这些不会使收入大幅减少,但我当时若有更多思想准备,或许会更好。”

同样的,2014年开设纯女性共用工作空间Woolf Works的米凯拉·安灿(Michalea Anchan)事先也没做足财政准备。

她说:“我知道会有一些挑战,但还是太天真!开业首半年,业务比我期望的要慢得多。我自行融资,所以没有债主上门。不过每月从家庭资金里提钱,但隔月却没钱放回去的感觉,真的不好受。” 2人的经历,代表着一种趋势。随着共享经济( shared economy)蓬勃发展,许多国人如今愿意以自由业者形式谋生,从事的行业包括教练、经纪、会计、化妆师、补习教师和德士司机等,也有人自己创业。

根据人力部的数据,截至去年6月,我国有30万余名自雇人士,占劳动人口的14%,他们当中约93%从事服务业工作。近17万人是个体户,即自己做生意,没聘请受薪员工的自雇人士。

年收入占整体个人收入约5%

国内税务局数据显示,自雇人士、独资经营者和合伙人赚取的年收入,从 2005年的42多亿元上升至2014年的78多亿元,占整体个人收入约5%。 会计师事务所普华永道( PwC)新加坡合伙人昂斯沃斯(Greg Unsworth)说,社会或会出现拥有不同专长的自由业者,如一天提供会计服务、一天教授音乐课,另一天则教授体能课等。

普华永道10多年前起,就开始采用自由业者的服务。他说:“这个比率已越来越高,或许未来五年至十年里, 50%的作业会通过这种方式提供。”

不过昂斯沃斯也警告,一些人在很年轻且没后盾的情况下成为自由业者,会为自己带来很多风险。

根据人力部数据,截至去年6月,我国有30万余名自雇人士,占劳动人口的14%。尽管收入不稳定,也没有公司福利和保障,但是工作时间灵活,少约束,仍吸引不少人加入。其实自雇者的生活就像在攀岩,每闯过一关,或许有更艰难的一关在等着;自由,要付代价。在考虑转为自由身前,应做些什么准备?且听专家怎么说。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Singapore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