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投

My Paper (Chinese) - - 观点 - 刘嘉铿

瑞士在6月5日举行的一项公投中,接近77%的选民投下了反对票,拒绝了政府每个月为国民发放约3500新元的提案。

对新加坡人来说,瑞士无论在教育、工艺、生活素质甚至政治制度上,一直都是我们学习的目标。 因此,公投结果出炉后,李显龙总理立刻在面簿上贴文,分享了这则“无条件基本收入”(Unconditional Basic Income)的公投讯息。

瑞士国民公投反对“免费午餐”,分析文章都指出这是因为瑞士国民教育程度高,而且高度反对这种会培养“懒人意识”的做法。

翻查瑞士历史,会发现瑞士是一个非常有趣的“公投之国”,几乎任何议 题都能够通过公投来了解国民的集体意志。 从1848年公投被写入瑞士联邦宪法以来,截至2016年6月,瑞士共举行了604次全民公投,平均每年将近4次,远远超过全世界所有国家公投次数总和,瑞士因此被认为是直接民主( Direct Democracy)的典范。

其实,瑞士是一个联邦制国家,拥有代议民主——两院制的联邦议会,国民院(下院)代表人民,联邦院(上院)代表瑞士26个州。瑞士也通过大选选出议员,让议员制订法律。 瑞士人若对联邦议会出台的新法律不满,可在法律颁布后的100天内收集5万个签名,提交一份修改新法律的提案,争取进行一次选择性公民投票(Optional Referendum)。

如果要修改宪法或加入联合国等集体安全组织,就得在18个月内收集到10万签名,接着提案才能进入公民创制(Popular initiatives)。提案不仅要获得多数选民的赞成票,还要取得多数州的认可才行。

而政府和议会也能修改宪法,但得经历强制性公民投票( Mandatory Referendum)这个环节,并获得选民、各州双重多数同意才行。 由于政府和议会不能确定立法是否会在法律通过后遭到公投,因此政治精英在立法时,会倾向在各党派、利益团体和 选民间尽量达成最大妥协,以避免新法律引起太大的争议而进入公投程序。因此直接民主潜移默化地将原本“赢者通吃”的民主制度,转变为一种基于妥协和共识的民主制度。

英国经济学人智库在2015年的民主指数排名,瑞士在167个国家中排在第6。

新加坡有没有条件实施类似瑞士的公投制度?新加坡人会在类似“无条件基本收入”的议题上投赞成票吗?这都是值得新加坡人思考的课题。(本文刊在6月13日《新明日报》·新闻眼)

新加坡有没有条件实施类似瑞士的公投制度?新加坡人会在类似“无条件基本收入”的议题上投赞成票吗?这都是值得新加坡人思考的课题。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Singapore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