匹兹堡另类游

My Paper (Chinese) - - 旅游 消闲 - 陈红

为了能在女儿的大学毕业典礼上为她欢呼尖叫,一向害怕久坐的两老经历了2次转机、20多个小时的长途旅行,终于在5月中旬抵达宝贝女儿生活了4年的城市匹兹堡(Pittsburgh)。

匹兹堡是位于美国宾西法尼亚州西南部的一个小城,四季分明,据说是美国治安最好的城市,多次被评为全美最适宜居住的城市。

新加坡到匹兹堡没有直航,不过从华盛顿、纽约、芝加哥等任何有直航的城市,都可以转机到匹兹堡,内陆飞行时间不到2小时。

我们选择从明尼苏达州明尼阿波利斯的圣保罗机场转机,入境和登机检查都非常顺利。匹兹堡机场并不大,两老正在东张西望寻找行李传送带,却一眼看见女儿就站在行李传送带边,“你可以进来这里的?我们还没拿行李呢。”

“是啊,接机的人都可以在这里。”

原来这和樟宜机场太不一样了,在樟宜机场接机都只能眼巴巴地站在玻璃门外,看着人们围着行李传送带,等拿到行李走出玻璃门,亲人才能相见。

“这里什么人都可以进来,不怕行李被偷么?”

“没这种事吧!偷行李干嘛?”女儿轻描淡写的一句话,似乎让人已经感觉到了匹兹堡的安全、安逸与宁静。

接下来几天的闲逛,果然印证我在机场时的感受。

游览2所著名大学

匹兹堡不大,也不属于旅游城市,所以一眼看上去没有什么值得炫耀的旅游景点。

不过,这不等于这里没旅游的价值,她就像隐居在林间的乡村美人一样,娴静、淡雅,充满文化底蕴但绝不张扬,需要你带着欣赏的眼光和同样渴求宁静的心灵,才能发现她的美丽和魅力。因此,我把这次的匹兹堡之行称之为“另类游”。

每年5月的毕业季,正是匹兹堡最好季节的开始,漫长 的冬季渐渐走远,街头的人们已经迫不及待地换上了夏装,享受阳光下轻柔的微风。

但5月的天气说变就变,刚才还艳阳高照微风拂面,忽然一阵乌云滚来,不知哪里窜出的大风,卷起地上的树叶在街角跳起了旋转芭蕾,当我正呆立街头还没从这瞬间的惊诧中回过神来,数滴清凉的雨水已经砸在我的额头。

在匹兹堡的东南角有2所世界著名的大学——匹兹堡大学(University of Pittsburgh)和卡耐基梅隆大学(Carnegie Mellon University)。大学城区的建筑非常具有特色,你随便看到一座不起眼的建筑,都可能有上百年的历史。

其中,最著名的建筑当然是匹兹堡大学的Cathedral of Learning。这是匹兹堡的地标建筑,有200多年的历史,中文翻译为“学术殿堂”,号称是全美最高的教学楼,一共有42层,高163米,越往上面积越小。现在游客最高只能到36楼,那里是一个小小的图书馆。

1楼的大厅很大,吊顶很高很高,颇有气势,到处都有古色古香的桌椅供学生自修。环绕大厅的走廊旁是以国家为主题的教室(Nationality Room),有希腊教室、韩国教室、中国教室、德国教室等。不过为了不干扰正常的教学,要先预约才能进去教室里面参观,否则,就只能在外面看看教室门了。

卡耐基梅隆大学精致古朴的校园

卡耐基梅隆大学则依山而建,校园不大,但精致古朴。卡大以全美第1的电脑科学专业闻名,工学院全美第6,艺术学院也是人才济济,好多毕业生曾荣获奥斯卡奖和艾美奖,校园里有一个迷你的星光大道,地上刻满了这些为母校争光的毕业生的名字。

另一个为母校争光的毕业生是宇航员朱蒂丝·雷斯尼克(Judith Resnik),她在1986年美国“挑战者号”太空梭爆炸事故中丧命,至今,卡大校园里还有她的纪念碑。

校园正门边有著名的雕塑“走进天空”(Walk Into Sky),校园内还有中国著名土木工程学家、桥梁专家茅以升的铜像,他1919年从卡耐基梅隆大学博士毕业。

卡大校园周围树木葱葱、青草遍地,环境极为优雅宁静,时常看见机敏的小松鼠爬下树来游戏,在你惊喜地掏出手机拍个不停的时候,它也停下来,瞪着明亮的小眼珠远远地注视着你。冷不丁,一只野兔跳进你的视线,从容地在草地上吃草,丝毫不介意不远处的你对着它叽叽喳喳地评头论足。

女儿告诉我,她还在校园附近的树林里看见过鹿群,10多头野鹿悠闲地在林中漫步。附近公园的湖面上,也有成群的野鸭不时出没,来运动的人们只会对它们远远相望,不会打扰它们自在的生活。原生态的自然景色和现代化的生活是如此完美和谐地相容相处。

过去的“世界钢都”

匹兹堡曾是美国著名的钢铁工业城市,有“世界钢都”之称。因此,它处处渗透钢铁的味道:著名的美式橄榄球队匹兹堡钢人、方方正正颇有阳刚味的建筑、造型各异或巨大或精细的钢铁雕塑,以及随处可见的各式钢铁桥等,无不洋溢着这座古朴小城浓浓的钢铁气息。

沿着福布斯大道(Forbes Ave)前往卡大的路上,就有一座陈旧古老的钢铁桥,桥2边的栏杆有一人多高的铁网,网上挂满了各式各样的锁,有的已锈迹斑斑,显示岁月的流逝,有的还崭新亮丽,宣示着主人的活力。这可以说是美国 版的“巴黎艺术桥” ( Pont des Arts)。

这里还有一个令人惊叹时间停滞的地方——古老的蒸汽工厂。很多年前,人们冬天取暖是靠地下输送蒸汽,于是出现了这个专门制造蒸汽的庞大工厂。据说,工厂最鼎盛的时期,有4个大烟囱四季不停工,近在咫尺的铁路运输繁忙,不停地把大量的煤炭运来工厂。现在,蒸汽的需求量减少了,只剩下一个大烟囱孤独地冒出袅袅轻烟。

匹兹堡有3条大河穿城而过,所以桥梁特别多,而且大多数以钢铁制成。据说,整个城市一共有400座桥,这数量真够惊人。

既然是“另类游”的游记,常规旅游攻略上提到的必游景点自不赘述。4天的匹兹堡之行,除了收获女儿大学毕业的喜悦,也醉心于匹兹堡的宁静、闲适、古朴和大气。

如果一定要用一个词来形容匹兹堡,在雨中赶路的匹兹堡人会用淡定的笑容告诉你,那个词是:从容。

匹兹堡无数钢铁桥中的其中一座。

著名雕塑“走进天空”。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Singapore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