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次奔跑

My Paper (Chinese) - - 旅游 消闲 -

几天后,我们转战苏格兰。有了第1次跑步的经历,我决定也跟首府爱丁堡的清晨,来一次飞速的亲密接触。

虽然同是阳光普照,爱丁堡的气温却比伦敦低了10℃,背阴之处更是寒冷,时不时还有一阵狂风径直灌入脖颈。

我套上轻薄的棉袄,瑟瑟缩缩地出门去。我们的旅馆位置极好,出门就是著名的皇家英里大道。活动筋骨打通气血后,我便一路上坡,往西跑。

前一天傍晚,我们逆着光走在同样的街道上,尽管戴着墨镜,但霸道的光线让我无法睁开双眼,只觉一片恍惚。

然而此时,清晨的光线如同乖巧的猫咪一样抚顺,清晰勾勒了每一个建筑的棱角,每一座雕像的铜锈,每一家小店的牌匾,每一件商品的纹路。

踏在被磨得发亮的石板路上,两旁的建筑古朴雄壮,加之清晨人烟稀少,有种一不留神就跑进历史的感觉。

到达尽头,爱丁堡城堡便映入眼帘。恰逢防火演习,我 被女警官礼貌劝退,只好沿着城堡旁边一个细细窄窄的蜿蜒阶梯,一路跑下到王子街。

王子街是爱丁堡老城和新城的分界线,琳琅满目的fast fashion店铺镶嵌在古老的建筑中,碰撞出奇妙的火花。

街道上也热闹了许多,有很多西装革履的上班族或步履匆匆,或在等巴士,拎着早餐,玩着手机,戴着耳机听音乐,和我们并无两样。快速擦肩而穿熙熙攘攘的人群,便来到卡尔顿山的脚下。

前一天还是摸索着来到这里,途中经历几次导航和问路,此时却是轻车熟路,一路小跑,爬上山顶。除了一对晨练的老夫妻,山上别无他人。

国家纪念堂和纳尔逊纪念塔在通透的蓝天和漂浮的小朵白云的映衬下,显得格外壮观。这时我已满头大汗,将棉袄系在腰间,山风吹来,一阵寒战。

逗留片刻,我便跑下山去,想到这天游玩的序幕才刚刚拉开,心里满是期待。

卡尔顿山上的国家纪念碑。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Singapore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