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次奔跑

My Paper (Chinese) - - 旅游 消闲 -

他人也像我这样,一看到伦敦桥时,便无法老老实实地念出它的名字,只能唱“London bridge is falling down,falling down…”。

为什么要用这样的内容作为一首儿歌的歌词,我不得而知,但眼前的伦敦桥着实坚挺敦实,自幼而来心存的担忧,终于削减了不少。

伦敦桥上有不少散落的瓶瓶罐罐,不知前一夜多少人在这里把酒言欢。有些拾荒者已经开始挑挑拣拣地把瓶子放入大口袋中。跨过伦敦桥,我再次来到南岸,往回跑。

不停地穿梭在古老和现代之间,一阵风吹来,便有花雨纷纷撒下,我心情愉悦,一路轻快,回到住处,闺蜜恰巧刚睡醒。 旅程接近尾声,我们来到了剑桥。剑桥大学的30多个学院散布在这座剑桥镇,整个小镇几乎都是大学的产业。

中餐馆和理发店的数量惊人,估计华裔学生和女学生占据了相当可观的比重。

在路边随意跳上一艘小船,船夫通常是年轻的学生,一边撑篙一边八卦,游客们就可以感受泛舟剑河的情趣了。

国王学院、三一学院、叹息桥、河畔的金柳、软泥上的青荇……当这些如雷贯耳的名词实物出现在眼帘,我一时恍惚,不知是在现实还是梦中。

虽然连日的旅行让我感到些许疲惫;虽然苏格兰高地上忽热忽冷的天气让我有些轻微感冒,然而,“在英伦3地完 成3次奔跑”的梦想还是代替闹钟叫醒了我,让我离开温暖的被窝,一腔热血地踏入清晨的寒风中。

这是整个行程中唯一没有太阳的一天,体感温度不到10℃,我沿着剑河,疾步向前奔去,试图让自己暖和起来。

奔跑前行的速度,让景物呈现不同的状态,像是用1.5倍速度播放熟悉的曲子一样。在我看来,阴霾的天色是适合剑桥的,让人忍不住有修行魁地奇和黑魔法防御术的冲动。

我不禁好奇,此时倘若有人看到奔跑着的我,会觉得我是在这里念书的学生吗?会不会有一名剑桥学生,此时正绕着潮湿闷热的南大奔跑呢?

旅行的意义,难道是在异 国他乡像本地人一样生活吗?生活的意义,难道是在居住地像游客一样探索么?胡思乱想着,我回到住所,手机应用显示我跑出目前最快的5公里。

回到新加坡,重返朝九晚五的上班族生活。茶余饭后,跟闺蜜的英伦之行,时不时还有美妙的细节浮现出来。

比如在伦敦的戏院观看便宜实惠却又精彩绝伦的演出;在苏格兰高地和高地牦牛的亲密接触;在爱丁堡探访J.K.罗琳写第1部《哈利波特》时常去的大象咖啡馆;在剑桥为我们撑篙的小哥讲述他老爸老妈的罗曼史。

然而,这3次奔跑,很少在我们的交流中被提起,却也成为了我的独家回忆。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Singapore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