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最低工资变最高

劳资政拟设薪金上下限框架

My Paper (Chinese) - - 第1頁 - 何惜薇

劳资政协作伙伴正探讨如何把渐进式薪金模式这个“最低工资阶梯”,改进成一个设定薪金上下限的框架,从而防止“最低工资”成为“最高工资”,局限了员工加薪。劳资政3方计划率先在清洁业推出试验计划,争取企业接受这个做法。

去年5月接任人力部长的林瑞生,日前配合上任1周年接受《联合早报》专访。他在专访中除了透露以上消息,也重申只会强制清洁业、保安业和园景业这3个雇有不少低薪工人的外包行业推行渐进式薪金模式(Progressive Wage Model)。

林瑞生指出,很多国家通过最低工资制解决低薪工人面对的问题,但该制度有不少缺点,其中最低工资往往变成雇主愿意支付的最高工资。新加坡则选择透过渐进式薪金模式,在特定行业里 为不同工作范畴制定最低工资,雇员可在受训提高技能与生产力后,获得升迁机会并享有加薪。

林瑞生说:“有了这第1步,我们解决了部分问题,但还没解决的是:工友还未提升技能、工作范围还没大幅改变前,他们还是被最低薪金约束,工资停滞不前。下一步要做的是把这个最低薪金的阶梯改进为薪金范围阶梯。”

林瑞生指出,现有的渐进式薪金模式下,一名室内清洁工的最低薪金为1000元,室外清洁工则是1200元,也就是清洁工要从室内走到室外,加薪才会是必然的。

劳资政委员会目前已有鼓励清洁业、保安业和园景业为各类工人制定薪金范畴,并将薪金上下限比例定在不超过1.5的范围内。但林瑞生希望劳资政伙伴能进一步将此变成硬性规定,确保外包工人获得常年加薪。

林瑞生举例,如果劳资双方同意改用薪金范围阶梯,并把薪金上限定为下限的1.3倍,那室内清洁工可凭着优异的 工作表现,领取高达1300元的工资。

本地目前还有许多行业雇有低薪工人,包括灭虫公司、餐饮业、零售业以及部分运输与物流领域。林瑞生指出,当局虽无意强制,但会探讨如何推动这些行业采纳渐进式薪金模式,“让它们感受市场压力,发现如果不善待员工,就会面对员工短缺的现象”。

或再次力推“优包计划”

受访专家学者认为,薪金范围能让雇主灵活落实渐进式薪金模式,但他们对其成效仍有保留。

主管低薪工人事务的全国职工总会助理秘书长再纳认为,要落实薪金范围制不容易。据他了解,雇有低薪工人的承包商目前多把室内清洁工的最高薪金定为1200元,而不是劳资政委员会建议的1500元。

再纳认为,唯有设定常年加薪机制,才能推高低收入者的薪金。

此外,率先实行渐进式薪金模式的清洁业也反映,竞标价仍是部分企业的 主要考量。为标得服务合同,清洁公司唯有压低竞标价,结果更新合约时,清洁工人的薪金和福利也跟着“打回原形”。

不过,林瑞生认为这与渐进式薪金模式无关,问题的症结是低薪工人就业选项不多,而这必须从多方面解决。一个方法是力推“优包计划”,促使企业以更高价与提供优质服务的原有承包商续约。

新跃大学应用研究中心副主任陈奕光副教授和经济系高级讲师特斯拉博士(Walter Theseira)同意外包工人薪金回到原点,问题在于合约模式。

陈奕光说:“企业决定更换承包商时,低薪外包工人无法提出异议。我们必须以截然不同的做法正视他们的情况,这不是渐进式薪金模式可解决的。”

特斯拉则建议:“为工程项目再次招标时,要求新承包商为希望在同一地点工作的外包工人提供原来的薪金和福利,这意味着企业要承担更高的成本,这必须由政府带头设立榜样。”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Singapore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