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诈骗

My Paper (Chinese) - - 观点 - 吴庆康

等了许久,终于等到电话诈骗集团打电话给我。就是最近火红的所谓中国DHL的诈骗电话,说是我有包裹滞留在上海海关,内有一些违法物品,需要我做些事来确保包裹和个人无事云云。

那么巧,我确实在等一个由上海寄过来的包裹,于是就与对方聊啊聊,又要我名字又要我身份证的,聊到对方说不会讲英语,就知道大概是有问题了。

类似事件闹得街知巷闻后,社交媒体上尽是搞怪的国人与诈骗集团捣蛋的录音和录影,一些与对方胡扯,反问对方一大堆问题,一些破口大骂对方祖宗十八代,一些索性作出淫荡声响要在电话中与对方交欢,奇招各出精彩得很,最后是将对方搞到非常无奈甚至生气,让诈骗集团的欺骗分子措手不及,狼狈收场,非常好笑。

我也很想与对方玩一玩,但实在没时间浪费,被骗了几分钟后很快就挂电话。没料到隔了两个星期又收到电话,我人在国外没时间奉陪,但这次的诈骗电话录音指示有所改进,加入了英语,可见“双方人马”都没有放弃,而且都在进步中。

虽说是不法分子,但这电话诈骗集团朝九晚五的坚持不懈倒也让人佩服。电话诈骗要骗得成功并不容易,至少得严谨训练,电话另一端的所谓工作人员的口吻和语气听起来相当诚恳,感觉有耐心和礼貌,作为专业骗子,他们倒也称职,难怪精明如我者起初也会当真,可想而知一般长期只呆在家中的家庭主妇一旦接收到这样的电话,会是如何心慌心焦,容易上当。

得知我偶像香港大作家倪匡不久前也曾接过诈骗电话,读过倪匡对事件的叙述,原来对方是冲着他的名气而来,也就是说原先就知道要骗的对象是谁,早已取得对方的电话,只是要取得地址登门造访想从倪匡处得到更多其他名人 的联络。如此说来这样的电话诈骗又高招得多。

我正等诈骗电话第三次拨过来,以便有机会与对方好好过招,好证明自己还有在这社会生存的实力。

电话诈骗骗的不只是我们的不小心不谨慎,骗的还有我们脆弱和寂寞的心。当有人突然说你和一些重要的东西/事件有关,当一把陌生的声音在电话另一端说他/她想与你怎样怎样,你明知有诈却还是会在潜意识中觉得有分量起来,平日宁静但呆板的生活顿时有了涟漪,不自觉陷入一个看似能填补生活中点点空虚的圈套,防备的心或多或少就此松懈。

你会想,啊,是谁有重要东西给我?我为何会有重要东西?原来还有人喜欢我要与我结婚为我生孩子照顾我一生一世?

真的,在生活上、社会上、职场上,以及感情上,我们很难天天处在高端,时日一久凡事必定会激情过后慢慢沉淀,我们都有过激情亢奋勤力奋斗的时候,我们也必定会经过几段无奈只能默默耕耘无法问收获,情绪低落心灰意冷的阶段,要如何从逐渐平静乏味的生活中挑出一 些调味剂,除了自己努力,偶尔一些外来的因素会起着意想不到的作用。

电话诈骗攻陷的都是脆弱的空虚,若你日理万机忙得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恐怕也不会亲自与诈骗电话周旋,该有私人助理代劳吧?

我正等诈骗电话第三次拨过来,以便有机会与对方好好过招,好证明自己还有在这社会生存的实力。

(本文刊在6月29日《联合早报》·四方八面)

最近火红的所谓中国DHL的诈骗电话。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Singapore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