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刑官及家属眼中的死刑

My Paper (Chinese) - - 电影 - 钟雁龄

本地年轻导演巫俊锋第2部电影《徒刑》(Apprentice)围绕死刑课题,影片尝试从行刑官及死囚家属的视角,去探索一直在国际上备受争议的死刑议题,及其背后的心理状态。

一直觉得,巫俊锋这个年轻导演,温文儒雅背后有很深沉欲动的银幕野心。处女作《沙城》从长辈的故事,带出本地建国期间学生运动的“动荡史”。时隔4年磨一刀,《徒》再踩本地灰色禁带。巫俊锋似乎清楚知道,“禁忌敏感”与“吸睛瞩目”,确实有不可分割的关联。

上个月中,巫俊锋率领旺哈纳菲苏、玛丝图拉和菲尔拉赫曼走康城红毯,而《徒》入选第69届康城影展“一种注视”单元,首映礼上也不出所料引来全场起立拍掌叫好(standing ovation)。

影片刻画28岁的马来帅哥埃曼(菲尔拉赫曼饰)被调到保安严密的监狱,他与65岁的监狱死刑执行者拉辛(旺哈纳菲苏饰)成了朋友,当拉辛的助手辞职后,拉辛要训练埃曼,也期望有朝一日他能接替自己的位子,然而要胜任工作,埃曼先得克服困扰自己已 久的阴影。

其实,巫俊锋是笔者较看好的本地新锐导演,他首次出手《沙》就成功带出建国热血与迷失失落这样一个大议题,让观众在历史审思当中看到怀旧和诗意。这次《徒》的议题则更庞大和灰色,毕竟死刑多年来始终是国际间争论不休的话题。

导演尝试从死刑执行者的角度探讨死刑议题,是新鲜的角度。可惜间中年轻“门徒”与刽子手“师父”的戏剧性恩怨纠缠,却让原本看可以更震撼有力的提问与视角失焦,反添“肥皂”。

不知道是不是市场压力和戏剧考量上的刻意安排,想尽量“满足”所有观众,但在死刑这样的议题中加入过于戏剧化的元素,反而削弱了“质疑”的力量。总觉得,若着墨在死囚心理和他们各自的生活, 其实更能带出“人性”,或选择最后才一笔带过年轻行刑官隐藏的过去。当然,这也只是笔者的建议。

所幸的是,《徒》在结构与节奏方面比前作更严谨也成功营造“凝重”的氛围,看出导演的天分和手法的日趋成熟,带领观众感受刑房的肃穆冷峻和法律的铁面无私。

《徒刑》以马来语为主要对白,附英文字幕,影片今天(30日)正式公映。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Singapore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