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抢劫

My Paper (Chinese) - - 观点 - 吴庆康

洋人抢劫银行,只用了一张纸,写着:“This is a robbery, I have a weapon, give me money, don't call police”。(这是抢劫,我有武器,给我钱,不要报警),就抢走了3万元。

以英文原文来说不过14个字,也就是说,平均一个字约值2142元,称得上是“一字千金”。

社交媒体上大家热烈讨论抢匪用的是什么笔、什么纸,什么样的字体,很搞笑,但事实是他只用了14个字就带走了3万元。这和现实中的一些博客和社交媒体人的生意模式很相像。

商家看准社交媒体的趋势,现在纷纷砸重金,愿意支付几千元作为一篇200字短文的广告费,让产品在社交媒体上曝光。

起初听见颇为惊讶,但最近听商家聊起,他们确实愿意付高达几十万人民币的文字费给一些有很多追随者的博客,换取一个曝光机会(注意,是几十万人民币,买一则“称赞”的200字报道,不是买传统的一页广告)。

社交媒体没有传统媒体的许多束缚和规则,也从来不管言论道德,只要有 钱赚,可以任意任为为任何产品“代言”。

这能不能、会不会换算成为实际的消费已不重要,关键是一则短文有几千甚至几万人看(一些中国博客的追随者可多达100万以上),其覆盖面之广对商家来说已值回票价。这能不能也算是“文字抢匪”?

有时很怀疑,那些有超过100万追随者的博客到底凭什么?既不是明星,也不算名人,样貌平凡,文字也不见得吸引人。

最近在国外遇见一个在网络上赫赫有名,甚至连最基本的社交礼仪也不会,基本上是活在虚拟世界的人。说实话我有点不屑,但得知他们有惊人的赚钱本事,却不得不让我自惭,不论我如何看不起人家,还是输了。

对在传统媒体工作的人来说,这是可怕的打击也是残酷的现实,我们为了一篇报道文章辛苦经营几千字,务必做到深度报道,但新一代的所谓网络媒体人随便几个字就给比了下去,怎能不气馁?

所以有很多传统媒体人对博客没什么好感,一些媒体记者会若有“双方人马”出席,也不会看到有互动和交流,因为“志不同道不合”,都对彼此不屑或存 有敌意,商家自然也知道这现象,于是都很小心地尽量不让2派人马碰面。

但我想,这和当初一些写作人不愿以电脑打字取代用笔写字的心态相似,我们当初不都说很困难呀,怎么可以呀,哪里对得起文字啊之类的话吗?数码媒体虽然还未完全取代传统媒体,但已找到生存之道。

网络的“文字抢匪”最终到底会给传统媒体带来怎样的全面打击,这真的要拭目以待,谁也说不上来。

时代不断变迁,音乐从卡带过渡 到光碟再进化到数码,传输从传真进化到电邮和简讯,留言从传呼机进化到WhatsApp,看节目从电视进化到网络,交友从笔友进化到交友程序,我们这一代人有幸见证并体验科技和时代的变迁,“文字抢匪”不过是种种改变和发展的其中之一,跟不上的,只有越离越远。

打劫银行的“文字抢匪”深明其道,与时并进,这点是需要点赞的。(本文刊在7月13日《联合早报》·四方八面)

我们这一代人有幸见证并体验科技和时代的变迁,“文字抢匪”不过是种种改变和发展的其中之一,跟不上的,只有越离越远。

(作者提供)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Singapore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