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一票他的未来

My Paper (Chinese) - - 观点 - 洪奕婷

“十六七岁没有决定权,一个90岁的老人甚至对我们的未来有更大的话语权。你不顾我们的想法,甚至要夺走我们的未来。”

在英国脱欧公投结果出炉后,一名看起来只有十几二十岁的女生义愤填膺地申诉这讽刺的情况。英国《卫报》针对脱欧结果对年轻人所做的街头访问视频,赤裸裸地反映出四分之三18岁至24岁的英国青年留欧心声之真切。

如果说这场公投的结果是老人赢了年轻人,相信不为过。因为脱欧的支持率确实是随着投票者年龄的增长而增加,其中以65岁以上的英国人脱欧的诉求最强,三分之二支持英国离开欧盟。也难怪许多英国年轻人觉得,他们的未来被别人强行决定了。

当年龄成为一个社会的分歧时,这也成为一个棘手的问 题。公投要决定的是国家未来的发展方向,但未来的面貌对每个人都不一样;对已达职业终点的老一辈,与刚站在起跑线的年轻一代,他们的关注与顾虑显然不同,所定义的未来也有着短期、中期和长期的时长之别。

在英国福利制度和公共医疗体系日渐难以为继的情况下,年长群体担心的是中长期英国继续留在欧盟所需缴纳的款额,以及更多移民涌入对国家资源的分薄,当中还夹杂着对昔日帝国的辉煌和往日生活的一种缅怀。

但英国加入欧盟已经40多年,年轻一代是在这样的岁月里成长,习惯了英国与欧洲之间的联系,期待的是一个借助欧盟所能开创的更大就业和贸易市场,以及一个有助推动国家经济长远发展的环境。

如此需求悬殊的选民结构,排除了未达法定投票年龄的年轻一群,再加上一个老龄化社 会,更是暴露了民主1人1票制在倡议公平的原则下,有其倾向某个群体的先天不足。在英国脱欧公投出现令人意外的结果后,有不少人从移民、贫富悬殊、资源分配不均等社会问题层面谈论它对新加坡政府的借鉴意义。

但与此同时,对于身为选民的我们,这个在年龄光谱上的两极化结果,也是一次暮鼓晨钟式的提醒:那就是我们手中一票不只是我们自己的,也是许许多多后代的一份委托。

特别是在少子化的社会里,我们的一票甚至在代表好几个人作决定,而当任何执政方针都有深远的影响,我们不只在为我们可预见的将来作决定,更是在决定下一代很久很久以后的未来。

当然,经济成果的分配和社会资源的分布,总有一些群体得到比另一些人多,我们个别所属的群体,不一定每每都是获益最多的,但理智地从社会全局和长期发展去思考最理想的政策,而不仅是关注个人得失与喜恶,是每个拥有投票权的国民都应该具备的思维。

建国总理李光耀对一人一票制一直有所保留,原因在于他不认为每个人都会做理智务实的决定,在一些当下选举情绪的牵动下,随时会造成异乎寻常的投票结果。在这方面,英国民心风向始料未及地快速从留欧转向脱欧,便印证了民主选择的高度善变。

如果说英国公投现象还有什么值得选民警惕的,那便是对任何竞选期间的巧言令 色须再三质疑。先是一些英国领导人的说辞在公投前后的转变,接着是身为脱欧统帅的伦敦前市长约翰逊和独立党领袖法拉奇在搅乱一池春水后,不但没有担任起启动脱欧程序的舵手,而是选择撒手不管,全身而退,引起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以“爱国者不会在前行的路变得困难时离队,他们会留守”来讽刺2人。

老实说,这个世界比我们所想象的更为相似,无论什么国家和地区,会令民众不满的问题来来去去都是那几个,会促使一些前所未见结果的成因也大同小异。最终结果的不同,就在于那一张张选票背后的理性与感性之战。

(本文刊在7月10日《早报星期天》·想法)

如果说这场公投的结果是老人赢了年轻人,相信不为过。因为脱欧的支持率确实是随着投票者年龄的增长而增加,其中以65岁以上的英国人脱欧的诉求最强,三分之二支持英国离开欧盟。也难怪许多英国年轻人觉得,他们的未来被别人强行决定了。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Singapore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