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空下

My Paper (Chinese) - - 观点 - 张晓鹏

早前出席《新空下2016》全国学生新谣歌唱及创作比赛,这是我相隔近30年出席类似的比赛活动。

今年主办单位扩大比赛的规模,特增设了创作组比赛,目的是鼓励在籍学生勇于跨出华语歌曲创作的第1步。所以,当晚坐在观众席上,我特别留意的,当然是创作组的比赛,因为以当下的学习环境,英语几乎成了主流,学生们能说得一口流利的华语已经难得,更别强求他们以华文来创作。 5首创作,果然令人刮目,风格各异,各有千秋。从浅白易懂到华美优雅的词藻,配合着或激昂直切或含蓄蕴藉的情感,都在在呈献出现代年轻人对岁月、情感,甚至前景的自剖,甚至质疑和失落。

像东南亚联合国际学校刘凯莉娜的《会想我吗?》、华侨中学高中部李泓伸与陈婉芸的《放手去爱》和南洋女中李云荻的《下面的路途》,宛似没有经过修饰的歌词,简简单 单,平铺直叙表达出对感情的直接、不拖泥带水,对生活的困惑但又不畏惧,唱出的是这一代年轻人的生活态度。 相反地,2首来自华义中学的《亲爱的你》(张嘉思、李寒琳和胡君莉)及《梦田的花》(何家炜和胡君莉),更显得单纯,更具校园气息;字里行间配着抒情曲调,搭着那把很Yuki的嗓音,述说着对校园生活的不舍、对师长栽培的恩情存在的感激,宛如一泓回荡的水流,呈献出自然柔和的律动,紧紧地、缓缓地牵引着人心……

很容易地让我们不禁回想自己的十五六八,那段莘莘学子的生活,与同学之间那段永固的友情,以及对师长的怀念,这股情怀,无论经历多少物换星移,它始终是坚贞不渝的。

这也是为何被誉为新谣“国歌”的“细水长流”,依然是众人的心头爱。 散场后,友人问我:“觉不觉得《梦田的花》和《亲爱的你》,更像当年的新谣?”

我微微笑不答,但心中却 盘想着,新谣是我们那一代的歌谣,21世纪的今天,是不是也该有一首属于这一代人创作的歌曲被传唱下去呢?它或许可以不用叫新谣……那该是哪一首呢?这时,我情不自禁哼着《亲爱的你》:“折只纸飞机/ 飞回旧时光里 / 吹一曲长笛 /愿我们不分离……未知的前路里 / 总有痛和哭泣 / 你要把头抬起 /漫天星光熠熠 / 迷惘渐渐褪去清晰 / 绯红天际 / 就是眼前晨曦……”

新谣是我们那一代的歌谣,21世纪的今天,是不是也该有一首属于这一代人创作的歌曲被传唱下去呢?它或许可以不用叫新谣……那该是哪一首呢?这时,我情不自禁哼着《亲爱的你》。

(本文刊在7月13日《新明日报》·新闻眼) “新空下2016:全国学生新谣歌唱及创作比赛”合唱组冠军“无音不全”的组员林伟祥(右)和佘慧玲(新加坡理工学院)。(档案照片)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Singapore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