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州:鼠壳粿、笋粿

My Paper (Chinese) - - 美食 -

鼠壳粿算是濒临消失的潮州传统糕,在“老婶阿嬷潮州粿”难得看到鼠壳草的庐山真面目,像灰色棉花。

“阿嬷”谢绍莺(83岁)说,鼠壳草是托远在中国潮州汕头的亲戚寄来新加坡的。

“以前,鼠壳粿是农历新年用来拜神的,还有在清明节祭拜祖先。鼠壳草在田园自然野生,但中国现在越来越少人种田,就越来越少鼠壳草,以前1年可以收到10箱,现在顶多6箱。”

鼠壳草难找也难煮,洗后去根部与头部,再洗然后晒干,接着捣烂成类似棉花的状态,经2天慢火煮出味道做糕皮。难怪,有些所谓的“鼠壳粿”,用黑芝麻取巧。

谢绍莺形容本地与中国的鼠壳粿之别:“一般中国的鼠壳粿皮比较硬,被丢到会头破,也比较甜,可耐约1个月。”

另一款笋粿,大家或许以为它很普遍,其实少有像谢绍莺名副其实用笋做的馅料,大部分用沙葛。她说,因为笋难找,单是煮笋就要煮三四遍,耗时耗力。

老婶阿嬷潮州粿

地址: Blk 125 Bukit Merah Lane 1 #01-164

海南小吃

地址: Blk 22 Toa Payoh Lor 7 #01-35

宝洲

地址: Blk 127 Bukit Merah Lane 1 #01-230 吉祥食品(红龟粿)地址: 1 Everton Park

谢绍莺制作越来越少见的鼠壳粿(右)与笋粿。(梁麒麟摄)

“老婶阿嬷潮州粿”创办人谢绍莺,坚守手工潮州粿的传统行业。(梁麒麟摄)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Singapore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