敞开的大门

My Paper (Chinese) - - 观点 - 黄伟曼

“我们的大门永远为世界敞开!”

轻快的音乐响起,视频中可见伦敦街道上各个店家五颜六色的大门一扇扇慢慢打开,最后伦敦市长萨迪克·汗(Sadiq Khan)也亲自打开自己办公室的那道门,站在门后向着外面招手,以有效的视觉意象轻易地传达了“London Is Open”的信息。

London Is Open,可指英国愿为外界敞开城市的大门,也意味伦敦仍然是开放的。萨迪克·汗此次找来帅气演员祖迪·罗(Jude Law)以及英国老牌乐队Pulp的灵魂人物贾维斯·卡克(Jarvis Cocker)为伦敦“信心喊话”,目的便是让系列视频火速传开,让人们看到在英国公民选择脱欧后,伦敦并不排外,而且仍然充满创意与商机。

团结、多元与平等,一直是萨迪克·汗在竞选市长时最常使用的字眼。伦敦作为可连结欧盟5亿人口单一市场的入口城市,其在国际贸易中的影响力必将因英国脱欧受到影响;萨迪克·汗所属的工党是支持英国留欧的主力,他在英国选择脱欧后也马上安抚英国民众和世界投资者说,伦敦将继续成为跟今天一样成功的城市。

脱欧后的英国,还会接受人口自由流动吗?此次在萨迪克·汗的带领下,“伦敦欢迎大家”这样的展现即便只是口号,至少还是让外界看到了自信的面貌, 但对更广大的英国来说,离开欧盟只是开端,英国人将来应该以什么姿态与身份认同面对这个世界,成为真正难解的问题。

自金融危机爆发以来,反全球化情绪在边缘化群体中迅速发酵,不论是英国脱欧的公投结果,或是美国总统竞选中候选人的论述,折射出的都是“恐惧外来移民”观感的蔓延,也强烈地反映出一种更大的全球性悖论。从某种意义上看,目前世界各地的联系比过去还要紧密,贸易品、资金与信息大量跨境流动,实现了高度一体化,但同时人员流动和移民的管制却比以往更加严格了。

李显龙总理过去一周在2次不同场合,谈到各国领导人应如何应对这股反全球化情绪时,也提到欧盟对于人口流动强硬的立场。李总理指出,在欧盟的眼里,单一市场必须是商品、服务、人员与资本的融合与流动,欧盟不允许英国像采樱桃(cherry-pick)那样,只选择对自己有利的,却不接受人口自由流动的原则。但李总理认为,这种过于绝对的做法,似乎忽略了人口流动给社会所造成的压力。

在新加坡, 2013年1月发布的《人口白皮书》引起国人的强烈反应,很大程度上为领导人敲响了警钟,认识到在社会开放与融合之间必须有所取舍。在采访过程中,每每涉及外来移民与新公民课题,总觉得领导人现在比以往更加小心翼翼了,深怕触碰到地雷似的; 在移民管控方面,除了让数字说话,政府近年来对于“维护新加坡核心”和“保障本地员工权益”的论述,相信也旨在安抚民心,减少大家的焦虑。

然而,在这么做的同时,我们在面向外界时给别人制造了什么印象?这次“London Is Open”的视频让人联想到的问题是:对于想要到本地投资的企业与商家,或到这里生活的人来说,新加坡还是一个开放与包容的国家吗?

London Is Open,可指英国愿为外界敞开城市的大门,也意味伦敦仍然是开放的。

人力部长林瑞生之前在接受《联合早报》专访时曾指出,人力部接下来的3大工作重点之一,是要改善人们对外籍员工的负面情绪与观感,让人们意识到他们是我国劳动队伍中不可或缺的群体。这相信不无原因,毕竟近几年已不时耳闻一些长期在本地生活的外国人,萌生转移工作阵地的想法,原因是新加坡人不再像过去那样欢迎他们。

面对移民与人口课题,领导人犹如走在钢索上,如李总理所说,他们需要政治魄力,也要有口才,以说服民众接受全球化仍然利多于弊的观点。敞开的大门必须慢慢关小,已成为既定现实,如何在这过程中继续吸引他人走进来,并且还能给人们踏出去的空间和勇气,将是眼前重要的考题。

(本文刊在7月24日《早报星期天》·想法)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Singapore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