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中国海成“修昔底德陷阱”?

My Paper (Chinese) - - 观点 - 吴汉钧

在菲律宾与中国的南中国海海洋权利仲裁案裁决出炉后,中国也正式成为全球霸主(hegemon)之一,因为只有全球霸主可以基于自己的利益,无视现存国际秩序,又让其他国家无可奈何。

早在菲律宾于2013年初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启动仲裁案后,中国就已表明“不参与、不接受”仲裁的立场。在仲裁结果出炉后,中国也正式履行它的立场——裁决无效,无约束力,中国不接受也不承认。 根据国际法学者的说法,仲裁庭具有约束力,但没有执行力。这意味着仲裁结果只是心理上的胜利,说白了就是中国口中的“废纸一张”,国际上没有执法者可以督促中国履行它作为《公约》缔约国的义务。

美国最有可能扮演“国际执法者”这个角色,但它不是《公约》缔约国,不具备维护《公约》的道德尚方宝剑。即使美国要在联合国安全理事会上草拟决议,呼吁中国遵守仲裁结果,决议也很有可能被作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中国和俄罗斯动用否决权加以否决。

美国对这种情况应该最为熟悉了,因为美国也做过同样的事情。1980年代,拉丁美洲国家尼加拉瓜曾把美国告上联合国国际法院(ICJ),法院裁决美国败诉。美国当时的态度和当前中国一样,采取了不遵守、无视到底的决定,包括多次在安理会否决对自己 不利的决议。凑巧的是,当年代表尼加拉瓜把美国告上国际法院的律师,与今天代表菲律宾把中国告上南中国海案仲裁庭的律师是同一个人——保罗·赖克勒( Paul Reichler)。

未来南中国海有可能成为中美陷入“修昔底德陷阱”的战场。大部分国际关系学者认为,这极有可能发生。

这很可能也是中国首次按照自己的意志,无视西方国家自二战以来所建立的游戏规则。

二战以来联合国主导建立了诸多国际法律或多边条约,例如《维也纳条约法公约》《国际刑事法院罗马规约》《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日内瓦公约》等,这些法律条约构建了当今国际秩序的法律框架。但对大国、霸主来说,这些法律条约是合则用不合则弃的工具。

当然,不论是大国小国,都无法承受长期无视或不遵守国际法律和多边条约所带来的国际压力。一度被西方世界标签为“邪恶轴心国”的伊朗,选择了与西方和解之路,放弃开发核武。目前,恐怕只有朝鲜仍在撑着无视国际社会的大旗。即便是中国,它也曾经遵守对自己不利的国际仲裁裁决。2014年,美国、日本和欧盟将中国限制出口稀土的政策告上世贸组织,结果中国在败诉后于2015年初取消稀土限制出口的政策。 南中国海岛礁主权之争,实际上是中美2个新旧霸主的博弈,而且已经到了近乎兵戎相向的阶段。南中国海案仲裁结果出炉前后,中美都派出军舰战斗群在南中国海游弋演习,未来2国军舰擦枪走火的可能性增高。

未来南中国海有可能成为中美陷入“修昔底德陷阱”(Thucydides Trap)的战场。大部分国际关系学者认为,这极有可能发生。自1500年以来的15次新霸主崛起挑战旧霸主的历史经验中,11次陷入了战争, “修昔底德陷阱”发生的概率高达75%。 中美都不希望彼此陷入“修昔底德陷阱”,美国也经常表态欢迎中国和平崛起,成为国际社会负责任的一员,但正如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说过的,大国之间的一再战略误判,极有可能制造“修昔底德陷阱”,并让自己陷进去。

中国的历史文化较西方国家久远,其外交政策、战略思维有几千年历史哲学的底蕴,理应有足够的智慧不让中美之间的“修昔底德陷阱”在21世纪初出现。南中国海的蕞尔小国期待见到一如往昔的和平的南中国海。 (本文刊在7月24日《早报星期天》·想法)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Singapore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