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效益

My Paper (Chinese) - - 观点 - 刘嘉铿

确定了,除非最后一刻有金主出现,否则国人自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以来,将首次没有办法通过电视,观看里约奥运会的赛况直播。

新加坡又再夺下一个“亚洲唯一”,成为亚洲17区中,唯一一个不现场直播赛事的国家。

更讽刺的是,我国今年共派出25名运动健儿,角逐奥运的7个赛项,这是我国自独立以来派出最多健儿参赛的一次。 据了解,拥有奥运会转播权的日本广告公司电通(Dentsu),为新加坡的直播权开出600万美元(约815万新元)的价码,而新传媒在直播2012年奥运会时,付出的直播费用则为250万美元(约339万新元),两相比较涨幅高达 151%。

文化、社区及青年部发言人对此发出声明说:“政府注意到奥运会等大赛的体育赛事直播权价格近年来不断高涨。根据我们的评估,在直播权费用方面投入越来越多资金,并非慎重之举,也不合乎经济效益。所以,获取体育赛事直播权仍将是商业决定。”

发言人这句“不合乎经济效益”可圈可点,再再反映新加坡政府锱铢必较,谨慎理财的传统观念。 我赞成政府不推波助澜,以免直播权费用节节攀高,养大了贪婪无良商家的胃口,但同时也为无法在电视直播中,为我 国奥运健儿加油打气而感到懊悔。

体育赛事的直播权谈判,向来因为蒙上商业机密的面纱,外人无法一窥究竟。

因此600万美元是所有赛事的直播费用吗?若我们只直播健儿参与的赛事,费用会减少吗?这些问题外人都无法得知。 培养体育健儿向来就是烧钱的活动,但在政府的大力鼓吹及资助下,我国各体育项目近年来取得长足的进展,屡屡在国际赛事上为国争光,在同声为体育健儿加油的同时,无疑也促进了全民的团结及凝聚力。

直播赛事对推广体育活动 有什么帮助呢?前游泳国手蔡荣俊的话是最直接的证据。

蔡荣俊说:“我还记得1 996年,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看奥运直播时受到的启发……这不仅关乎运动,而是让我觉得我能够与世界最杰出(运动员)竞争。”

不直播奥运赛事不会影响国人的生存,但政府作出这个决定的同时,究竟向国人传达了一个什么样的信息,才是值得我们密切留意和关注的。 (本文刊在7月25日《新明日报》·新闻眼)

发言人这句“不合乎经济效益”可圈可点,再再反映新加坡政府锱铢必较,谨慎理财的传统观念。

里约奥运会场一隅。(档案照片)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Singapore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