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光夜宵

My Paper (Chinese) - - 观点 - 吴庆康

被誉为“世纪大厨”的法国名厨侯布雄(Joel Robuchon)是个超可爱的长者,他特别喜欢我的一头白金发,几年前第1次见面时摸着我的头笑个不停。那天在《新加坡米其林指南》颁奖礼晚宴上碰面,他一见我就又指着我的头发笑,然后来个热情拥抱。我和他言语不通鸡同鸭讲,却因为他的厨艺和我的白金发而拉近距离,始料不及。 难得再次碰面,那晚颁奖礼后,与侯布雄和获得一星的Waku Ghin大厨久田哲也,以及饮食界的一些友好一起到品酒家杨宁强医生住所夜宵, 2位大厨原来特别喜欢吃杨太太亲手炒的马来面,赞不绝口,星光背后的味蕾,原来也和我们一般人很像。

我这几年到处吃,也与不少各地大厨和老饕有了点交情,他们大多数都非常真性情。不少在社交场合上认识的新朋友,不论他们的身家有多丰厚,不论我们之间的背景和生活方式有多不一样,只要你爱吃,在餐桌上必有话题。

不管是在国内还是国外,每次餐后我都喜欢找大厨聊两句,和他们分享用餐体验,即便是在十万八千里外的欧洲或南美,大厨们都乐意带我看看厨房,介绍团队,让食客如我进一步了解所吃为何物,餐盘上的创意灵感源自何处,这多少都让我增添了一点吃的知识。 特别难忘的是一次在圣地亚哥Borago餐馆的用餐体验。被誉为智利最佳餐馆的Borago,是我过境圣地亚哥唯一要去的地方。

由于飞机延误,从布宜诺斯艾利斯飞抵圣地亚哥 时已经是晚上11时,在酒店放下行李后火速赶到餐馆已接近午夜,晚餐变成夜宵。

所幸餐馆没有取消我的预约,厨房也依然忙碌,到吃完已经快凌晨2时。大厨知道我远道而来,半夜三更热情带我参观厨房和工作室,讲解南美的食材,就这样又多了一个餐桌上的朋友。 米其林星星这次降落狮城,几乎所有本地大厨都严正以待,说他们不在乎是骗人的。有人早知自己没希望,在颁奖礼举行期间特意出国“避奖”和“避讲”,也有大厨在多少颗星星之间忐忑不安,甚至谣传有大厨以威迫条件与主办单位交涉和谈判所获得的星星数目。这和电影金像奖颁奖典礼的“有入围就已是肯定”不同,因为米其林没有入围者,有就有,没有就等于零,没得安慰。

典礼过后自然有人欢喜当然也有人愁,是夜在夜宵餐桌上我们都很自动禁谈星星,因为餐桌上有大厨的星星众望所归,有人的星光不足,也有没摘到星的厨师。于是我们只专注吃,珍惜着难得的聚首时光。关于星星的话题,是在隔天晚上的另一顿夜宵上继续。 当然,没有一本饮食指南能获得每个人的认同,尤其是米其林。

有人不能认同大华猪肉粿条面和香港油鸡饭面2家本地小贩也得米其林1星,与高档高价位的奢华餐馆同起同坐,这我同意。但与此同时,要在没有空调的情况下流汗排队超过1小时才吃得到的美食,那等 待的过程其实也是一种用餐体验。相比花500元吃一顿有优雅环境高级享受的佳肴,和用5元加耐性加汗水吃一顿也能挑逗味蕾的美食,两者体验完全不同但满足感却是绝对能相提并论的。

看全世界拥有最多米其林星的侯布雄大厨满足于那一顿马来面的夜宵,就明白美食不分贵贱。 (本文刊在7月27日《联合早报》·四方八面)

看全世界拥有最多米其林星的侯布雄大厨满足于那一顿马来面的夜宵,就明白美食不分贵贱。

吴庆康随法国名厨侯布雄和Waku Ghin大厨久田哲也在米其林颁奖礼后,到品酒大师杨宁强医生家一起夜宵。(作者提供)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Singapore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