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低油价惹的祸

My Paper (Chinese) - - 观点 - 许丽卿

近月来真是个多事之秋,国际与本地噩耗频传,恐怖袭击、枪击案、谋杀案接二连三而来。感觉好像是一觉醒来,又有一起新命案发生。 上周四,一觉醒来就听到令人惊讶的消息——本地上市的石油天然气服务公司Swiber控股宣布申请清盘。

虽然和恐怖袭击、枪击案或命案比起来,这不算“惊悚”,但对Swiber控股的职员、小股东,甚至同业来说,这无疑是个业界“噩耗”。

市场对这项在凌晨发布的消息感震惊,大家对这家走上末路的公司议论纷纷。谁也想不到,这家在2006年上市,2007年高峰期市值高达15亿元的公司,如今市值落得仅剩5000万元的下场。

说实在,有关注这家公司动向的股民,应该不会对公司的下场感到惊讶。从2年前开始,这只股就节节败退,至今大跌近90%,期间管理层纷纷减持手中的公司股票,小股民已对这只股不抱希望。所以,这次管理层决定弃船并不出奇。

虽然公司没有披露申请清盘的理由,但公司资不抵债是事实。截至上周五,已向公司追讨的账款已从2590万美元增加到5050万美元,另外,公司还有5笔总值5亿5100万元的债券,分别在2016、2017和2018年到期,总债务超过10亿美元。

万名小股东受累 关注是否“有得赔”

Swiber控股申请清盘的“噩耗”一出街,就有读者慌张来电询问:“我手上的Swiber股票怎么办?有没有得赔?”

我很想告诉这名读者,在这样的情况下,小股东的利益往往是在债权人之后,小股东恐怕最终连“渣都无”。我没有直接告诉这名散户读者,因为我实在不忍心让这名退休的散户失望。Swiber控股有万名小股东,要这些散户“自认倒霉”,显然是不公平的,但谁来“拯救”他们? 正当市场陷入彷徨之际,事情出乎意料出现转机, Swiber控股突然在周五深夜宣布撤消清盘申请,准备接受司法管理。

这意味着,小股东未必“渣都无”,因为公司不准备清盘,决定接受司法管理后进行业务重组,这也不排除有“白武士”出来打救。小股东固然可以对拿回一点渣抱有一线希望,但可以肯定的是停牌道路会很漫长,而且临时清盘人接管公司后,一般“只守不攻”,不会拓展业务。

除非有“白武士”出现,否则公司在全球的2700名员工可能会遭殃,甚至还会“连累”到其他油气业者。因为银行是公司的主要债权人,多家银行在Swiber都有一定规模的曝险,导致银行股受创。

Swiber效应在金融界敲响警钟

市场已有人在猜测, Swiber效应已在金融界敲响警钟,那些有融资或贷款给油气业者的银行,尤其是外资银行,相信也会趁机加紧追债,最终迫使更多无法偿债的油气公司步Swiber后尘,走上清盘或司法管理之路。 与石油天然气相关业务的公司,无疑都是看油价“吃饭”, Swiber上市10年来的命运,就是随油价的上下而大起大落。

2007年, Swiber上市的第2年,也是公司最辉煌的一年。这一年对本地石油与天然气业可说是丰收的一年,在油价居高不下、环球石油开发与生产投资强劲的带动下,几乎所有的挂牌石油与天然气公司都取得了辉煌的业绩,股价更创下新高。Swiber也在这一年攀上了高峰,市值高达15亿元,这一年油价每桶最高达112美元。

所谓好花不常开,好景不常在。Swiber的股价也随着油价从2014年开始节节下滑而节节败退,直至上周四申请清盘前跌入谷底,市值仅剩5000万元。这一年的油价每桶低至30美元。

Swiber算是受到国际油价猛挫拖累而严重“坍塌”的第1家本地公司,但它恐怕不会是最后一家。 油价持续走低、油气设施租金大跌,加上客户推迟或取消项目合同的多面夹攻,许多油气相关公司都被堆积如山的债务压得透不过气而陷入财困,股价遭受重创,若再被债主迫债,公司更是雪上加霜。

低迷的油价拖累油气与海事业陷入低谷,在本地挂牌上市的这类公司,大大小小超过50家,这些公司在行业辉煌时期确实给小股东带来不少甜头,如今行业低迷期也让小股东尝了苦果。

小股东在跟踪股价的同时,也应关注公司有无发行债券及何时到期,从这里可以了解公司债务状况。

许多公司现在就像是在大海中浮沉的船只,小船遇到大风浪容易被打翻,而大船却能在翻腾的巨浪中摇摆前行。大公司如胜科海事、吉宝企业旗下的吉宝岸外与海事,虽然在这期间也面对巨浪挑战,但比起小公司,它们更经得起风浪。

在这一波低油价祸害中,小公司如特艺石油能源和Linc能源,较早时已因债台高筑而进入司法管理程序,其他一些较小的公司也人人自危,尤其是那些债券快到期的公司,已纷纷要求放宽债券条款,希望公司能继续经营下去。

油气与海事业债务旋风继续刮,小股东在跟踪股价的同时,也应关注公司有无发行债券及何时到期,从这里可以了解公司债务状况。

公司管理层的决定,小股东有时很难理解,谨慎投资是保护自身利益的基本,还要见好就收,更重要的是分散投资,别像有个读者手中同时持有五六只油气海事类股票,在这低谷期已亏得血本无归,如他形容的,股票已跌得“形同废纸”程度,要让“废纸”变“黄金”,唯有指望油价飙涨了。

有朋友说,Swiber管理层这次是“弃兵保帅”,所以它的子公司Vallianz股价才会在隔天起死回生。管理层是否真有牺牲母船救小船的意图,我们不知道。我较关注的是那群在母船上无助的小股东,他们该何去何从? (本文刊在7月31日《早报星期天》·财经拼盘)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Singapore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