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色地带的考验

My Paper (Chinese) - - 观点 - 王舒杨

政府还没表示要管制“精灵宝可梦GO”(Pokemon GO),两大言论阵营已然划清界限。这不是第1次,也不会是最后一次。

不欢迎这个游戏的阵营认为它很危险,在世界各地惹了不少祸,孩童为了抓宝闯屋遭枪杀、遭诱拐,孕妇边走路玩被车撞以致胎儿早产。 这不是第1次有风靡海外的事物引发本地群体担忧,继而寄望于政府干涉。

3年前,帮已婚人士寻找外遇的社交网站Ashley Madison,同样在近30个国家掀起热潮,却遭不少国人抵制,不久便被媒体发展管理局屏蔽。

可想而知,当年没有多少人站出来公然支持该网站。这一次,支持“精灵宝可梦GO”登陆本地的阵营则大有人在。 对这一阵营来说,对游戏可能导致社会问题的过度担心是狭隘的,其道理和政府不该因为过度摄食会造成肥胖就禁止食物、因为驾车可能导致车祸就禁车一样简单。总体来讲,这一阵营反对通过一刀切的政府介入来管控个人行为。玩也好,不玩也罢,权利和责任都在于个人。

不过,这个阵营中更强有力且备受业内人士大赞的论述,来自美国电玩器材品牌雷蛇(Razer)的新加坡籍总裁陈民亮。他的言论并不是普通的“自由至上”表达,而是指出,政府干预,将与新加坡发展电玩业和激发创意的努力背道而驰。 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科技发展对个人生活的影响,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更深更广。政府的监管该如何拿捏?这当中的“度”,恐怕比精灵宝可梦还难抓到。尽管政府目前并未释放出要管制的信号,但这款游戏已经成为具有风向标意义的试金石。

一个外遇网站在本地一面倒地遇冷,因为这符合普遍的道德观,政府彻底禁止网站名正言顺,较易获得人民支持。而今,科技产品越发具颠覆性,决策者并不容易定夺。能够预见在未来数年中,像色情或外遇网站这类能够凭道德考量就拒之门外的事物并不会多,反而是越发难以界定界限、社会影响极为复杂和多样的产品会如雨后春笋。

印度曾出现优步(Uber)司机强奸女乘客事件,但印度政府是否该因类似事件而抵制优步,阻挡共享经济的发展趋势?类似事件都值得人们思考。 是否勇于创新,不是道德观,而是一种价值观。新加坡要想在蓬勃发展的高科技产业,或是任何 朝阳产业中分得一杯羹,就必须在秉持道德标准的同时,明确价值的权衡。普世的道德标准不应随着科技发展而变化,甚至可以说是非黑即白的,但在新鲜事物层出不穷的今天,灰色地带才最考验政府,而其在每个细微之处的价值取向,都可能成为先例,影响深远。 年初访问发明转基因鲑鱼的丘才良教授时,对美国食品与药物管理局的理念印象很深。

丘教授发明的鲑鱼是美国史上首次批准供食用的转基因动物。尽管面对很大争议,但这个重任在肩的部门,选择花数年时间去以百项科学测量来检测新品种的可食用性,而不是采用免遭炮轰的最简易方法——将其拒之门外。

为了什么?尽可能推动食品科技的发展,有依据地拓宽可安全食用食物的边界。

本地的决策者不必效仿他国,但在日益复杂的今天,只有自己明确价值选择,才能无畏争议。 (本文刊在7月31日《早报星期天》·想法)

本地的决策者不必效仿他国,但在日益复杂的今天,只有自己明确价值选择,才能无畏争议。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Singapore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