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Pokemon Go登陆新加坡冯伟衷想圆儿时梦想陈汉伟呼吁谨慎处理

My Paper (Chinese) - - 娱乐 - 钟雁龄

手机游戏Pokemon GO上月初在北美推出,之后陆续在日本、香港上线,下载量打破苹果应用(App)纪录,迅速登上冠军宝座。我国政府还在衡量该游戏是否适合登陆本地,但已引起2大阵营热烈讨论。举“No”牌的民众觉得这游戏太危险,在世界各地已惹了不少祸,孩童为了抓宝闯屋遭枪杀、遭诱拐,还有孕妇边走边玩被车撞,以致胎儿早产。

希望政府开绿灯的民众则觉得,游戏促人们走到户外,加强人与人的互动,走路也有减肥功效。

记者在《来自水星的男人》记者会上针对Pokemon GO,请几位艺人分享看法。 冯伟衷我研究这个一段时间了,也看了很多相关新闻。虽然看到许多负面效应,但我觉得这游戏其实对自闭症病人有好处,也可以帮助人与人之间的沟通与交流。

我出生在Pokemon诞生的的年代,小时候就很想当Pokemon Trainer。如果这个游戏真的能来到这里,我会玩一玩,完成小时候梦想。 陈汉玮或许不用全面禁止,但政府可限制在什么地方玩,譬如不可以在过马路时和在高楼等地方玩,因为会让人身陷危险处境,甚至发生意外,到时后悔就来不及。

国外也有人因沉迷这个游戏,玩到疯掉,所以还是要谨慎处理。 黄思恬玩家必须自己衡量轻重,譬如不应该在驾车时玩或闯

Pokemon GO

入禁区,还是要守法。这个游戏让人分心,对上班族或小孩都不是很好。

这个游戏来不来新加坡,对我影响不大,因为我平时不玩游戏,比较喜欢看戏和看书。 许美珍以前玩过Candy Crush,后来也不玩了,觉得太浪费时间。Pokemon GO就算来了,我也不会玩。该不该禁,见仁见智,怎样玩是看个人责任。

我觉得自从有了网络之后,很多人的生活都不一样了。和朋友聚会,也会要求大家不要一直看手机Whatsapp,应该关注眼前的人。 方展发每样东西都应该有一定的约制,我不会评论这个游戏登陆是好是坏,话题不应该只是围绕这个话题。网络游戏让很多人变得疏离,所以游戏可以玩,但只要不沉迷就好。

《来自水星的男人》的演员分享他们对的看法。(刘庆成摄)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Singapore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