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美丽的玫瑰战争

My Paper (Chinese) - - 观点 - 张曦娜

英国新首相特雷莎·梅正式就职之后,网上看到有媒体将她与撒切尔夫人相提并论,甚至2人的衣着品味,鞋子、包包,口红的颜色都可评比一番。看得热闹的是,也有媒体特别关注特雷莎·梅的足下风情,连她爱穿的形形色色的尖头细跟鞋、豹纹高跟鞋也摆上台面,为此津津乐道。 国际政坛一贯是男权天下,特雷莎·梅与撒切尔夫人是英国至今唯有的2位女首相,一些媒体大概以为,将2位铁娘子的时尚品味用以大做文章,可满足人性中的偷窥心态。殊不知为此引起另一些读者的不满,认为不谈新首相的政绩谈衣装,是另一种对女人从政的性別歧視。

不论是东方或西方,人们一贯对“牝鸡司晨”存有偏见,可即便是在绝对男权的中世纪,英国当权者还是出现了一些强悍的女性角色,英格兰国王亨利六世的妻子玛格丽特·安茹(Margaret of Anjou)就是一个曾经纵横捭阖,领兵打仗,半生戎马倥偬的狠角色。

提起玛格丽特王后,当然得提英国著名的玫瑰战争。英国历史背景错综复杂,人物关系纠纠结结,名字重复的也多,一不小心,错把冯京当马凉,常令人望而却步。学生时代读历史,只觉得“玫瑰战争”读起来真美,印象因此特别深刻,想想,还有哪一场战争比以“玫瑰”之名更能引人遐想? 可说白了,玫瑰战争这一场徒有“美”名的战争,却是15世纪末期,英国一场,不,无数场,大大小小的、丑陋的、充满腥风血雨与残酷杀戮的王室家族阋墙内斗,以白玫瑰为族徽的约克家族和以红玫瑰为族徽的兰开斯特家族的争夺英格兰王位之战。

近年风行各地,改编自美国作家乔治·R·R·马丁的 史诗式奇幻文学《冰与火之歌》的电视连续剧《权力的游戏》(Game of Thrones),故事情节围绕着2大家族展开,故事原型和剧中人物很容易叫人联想到玫瑰战争,以及那个年代一众大动干戈的王室贵族。

来自法国,为安茹公爵勒內一世之女的玛格丽特王后,是玫瑰战争中兰开斯特家的重要人物之一,一度也坐拥英格兰最高权力。

玫瑰战争期间,英国政局十分动荡、混乱,政权起落更替频繁,患有间歇性精神病的亨利六世,病情时好时坏,这时群臣蠢蠢欲动,尤以理查·约克公爵对英格兰王冠更是虎视眈眈,正准备伺机发动叛乱。

一个女人代替有精神病的丈夫,在叛乱中为独生子捍卫王位继承权,甚至亲自率军踏上战场,可就因为是个女人,玛格丽特成了人们嘴里的一头母狼,而且是邪恶的母狼。

为捍卫独生子爱德华王子的王位继承权,玛格丽特一度代夫统领王国,还曾亲自率领以红玫瑰为徽的兰开斯特派军队与篡权的约克公爵兵戎相见,也由此引发了持续30年( 1455-1485年)的玫瑰战争。

在玫瑰战争中,玛格丽特数度身处绝境,却又屡败屡战,约克公爵一度俘虏了亨利六世,但最终还是战败,约克公爵被杀后,首级并扣上纸糊的王冠,以讥讽其拟篡夺王位。

可胜败乃兵家常事,胜利没能维持太久,玛格丽特很快又被约克公爵的儿子爱德华四世击败,丈夫亨利六世及儿子爱德华王子都相继亡故,玛格丽特先被 俘虏,最后在法国娘家度过余生。

在男权世界里,乱世中握有权力的女人,尤其容易惹来骂名。玛格丽特就常被塑造成发动战乱的罪魁祸首,明显不喜欢玛格丽特的莎士比亚,在其历史剧《亨利六世》,将玛格丽特写成争夺权力的女人,还借约克公爵之口,封她为一头法国“母狼”。 回想玫瑰战争这段英国史,一个不断篡权、复辟,动辄处决,头颅落地,为了抢夺王权,大批贵族互相残杀的血腥年代,一个女人代替有精神病的丈夫,在叛乱中为独生子捍卫王位继承权,甚至亲自率军踏上战场,但终究也没有什么好下场。

可就因为是个女人,玛格丽特成了人们嘴里的一头母狼,而且是邪恶的母狼。身为女人,我难免要为玛格丽特想多一点。

(本文刊在8月4日《联合早报》·四方八面)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Singapore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