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长春集团与新加坡的发展一起成长

My Paper (Chinese) - - CLASSIFIED - 吴晓君

傅春安认为“爱心是企业和谐之根,亲情是家族和谐之本”。他自小就热爱音乐,但却迫于生活和家族事业的需要而做了“音乐逃兵”。在商场上指挥若定的傅春安,在艺术领域也挥洒自如。(档案照片)

我们经常会看到车身印有“傅长春”字样的大型罗厘或各种不同类型的货车在路上行驶,对于“傅长春”这个老字号,大家并不陌生。殊不知,这家大企业背后却有着一段包含坚定与信任的家族情谊。

傅长春储运有限公司创办于1950年,现任董事长兼总裁的傅春安是创办人傅新春最小的弟弟。他在1964年加入公司,至今已领导公司超过半世纪。

当年,傅春安的大哥、二哥用几辆罗厘开始了运输生意,替人载送蔬菜、水果等。母亲和哥哥们辛苦地工作,把自己抚养长大,尚在念书的傅春安都看在眼里。

“当时傅长春只有3辆罗厘,我的哥哥是老板,也是司机,我们汤申路的家就是办公室。在国贫家穷的年代,为了家人的生活,我知道必须帮忙多赚点钱。”

适逢1965年,新加坡独立了,百业待兴,虽然落后,但却是商机处处。傅春安把公司注册为“傅长春公司”后,以独到的眼光,紧跟国家发展的步伐抓住商机,将业务迅速扩展开来。

首先,他找上刚成立不久的经济发展局,跟官员商谈各种合作机会。

当时,新加坡需要吸引大量外资进驻、发展工业,他知道进口原料和输出制成品都必定需要交通运输,因此看准这一块来进行扩展。

在他的争取下,当时进驻新加坡的国际大企业几乎都成了傅长春的客户,例如雪佛龙(Chevron)、埃克森( Exxon)、三井( Mitsui)、住友商社(Sumitomo)等。

1966年,新加坡唯一一家炼糖厂SIS成立时,傅长春也顺利拿下糖厂的运输合约,提供“一条龙”的服务。这项“一条龙”服务在新加坡可说是先例,为公司带来了每年百万元的营业额和可观的利润。

“我们是本地首家发展重型运输的公司,从国家发展中得到许多机会,也很幸运获得大客户和国际企 业的支持。迄今已过半个世纪,那些大企业还是我们的客户。”

现在,傅长春是亚洲最大的物流运输服务供应商之一,拥有总数近2000辆各种类型的车辆。

此外,集团在裕廊岛和班丹路也拥有2个设备齐全的现代化仓库。

4位哥哥转让股份

傅春安记得刚加入公司时,母亲对他说过一句话: “卖3粒花生也是老板”,令他感触很深。他告诉自己不要怕起点小,有了3部旧卡车,就有了“老板”这个身份,就要好好施展拳脚。

他一步一脚印地带领傅长春前进,即使碰到1997年的金融风暴,他也冷静地审时度势,将危机化解。

在载货量大减的情况下,他毅然决定趁建筑成本较低时,启动裕廊岛兴建化工物流中心的计划。同时,把集团的储运业务分拆出来,挂牌上市。

他不惜以100万元请来国际顾问公司,为公司重新建立一套现代化的经营管理模式,以更符合上市公司的条件。这过程中牵涉到董事会的改组,令他面临人生中最艰难和残酷的决定。

“改组后公司的权利必须集中在大哥、二哥和我身上,而我必须成为公司的最大股东,以便拥有控制权和管理权。这样一来,排行第3至第6的4位哥哥就得提前退休,把他们的股份转让给我。”

他对哥哥们说,只有让他全面接手掌管公司,才能够照顾家族的利益。同时,他也对哥哥们承诺——他们有生之年的基本家庭开销都由他来承担。

“这是我身为弟弟的责任,也是对哥哥的报答。家人.的爱和家族的和谐对我来说难能可贵,我也相信这是企业强大的根基,‘爱心是企业和谐之根,亲情是家族和谐之本’就是我的自身领悟。”

不设定员工退休年龄

在傅长春的企业文化里,员工犹如家人,即使受到金融风暴冲击,也没有裁退任何员工。因为对傅春安而言,员工就是公司最大的资产。

金融风暴时,他安排一些员工去接受培训或暂时转到别的部门,让他们至少还有最低收入。

一直以来,公司也没有设定员工的退休年龄。傅春安表示,他的第一位秘书至今还在公司任职,已经做了48年。还有一名80多岁的老员工,在他还未加入 公司前就已经在帮忙2位哥哥,现在也未退休。

在众员工齐心努力下,1999年4月19日,傅长春在新加坡股票交易所主板成功上市,并且以163倍的超额认购佳绩报捷。

2002年,耗资3300万元的化工物流中心启用。正因为是趁着低成本时动工,因此省下了800万元。

眼光独到的傅春安说:“经济风暴是全球性的灾难,我当时相信很快就会过去。当然,公司及家族的和谐以及全力支持,也助益良多。”

认为音乐让社会更和谐 SG50

在商场上指挥若定的傅春安,在艺术领域也挥洒自如。他自小就热爱音乐,但却迫于生活和家族事业的需要而做了“音乐逃兵”。待事业逐渐步上轨道后,他才重拾乐谱,并且成为业余音乐制作人,同时还在新加坡和中国不断支持和推动各种文娱活动。

傅长春的业务在新加坡独立后飞速成长,让他拥有了一些资金去办慈善晚宴。其中在1969年,他请来唱红“今天不回家”的姚苏蓉、台湾“歌仔戏之宝”杨丽花和年仅16岁的邓丽君一起登台。

“当时邓丽君还未成名,我在台湾的西餐厅听到她的演唱,觉得这个小女孩很有才华,大胆地邀请她和2位巨星同台。当时,她一边唱《烧肉粽》,一边提着一篮粽子走到台下卖给观众,隔天各大报章都刊登了她的照片,让很多人认识了邓丽君。”

之后,我介绍她进丽风唱片公司。我接着和丽风唱片公司一起制作了她的首张华语唱片。他也透露,透过邓丽君认识了妻子包娜娜。走到今天,傅春安已经从音乐工作者的角色转换成赞助和推动者。2011年11月11日,他借傅长春欢庆60周年,成立“傅长春艺术基金”,更有规划地通过文化艺术的赞助、组织和参与来进一步回馈社会。

目前,基金多用于支持本地那些较少人赞助的中小型合唱团及音乐协会,每年约有30到50场演出。

“还是‘和谐’2个字,这在多元种族的新加坡显得特别重要。我认为文化艺术是促进和谐不可或缺的部分,能使社会更优雅、更具包容性。”

傅春安于去年客串指挥《饮水思源音乐会》他的最新创作《新加坡—美丽的传奇》。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Singapore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