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匆匆

My Paper (Chinese) - - 观点 - 吴庆康

我有个应该算是不错的习惯,会将所拍的照片和所写的文字都整理好,存档作记录。

从纸和笔,以及胶卷相机的年代,到现在什么都数码化的年代,这些年来没改变,我仍每天做自己的剪报,每天拍的照片,也都一一标记存档。

岁月匆匆,转眼这些记录我成长的文字和影像,堆满了一屋子。最近频频重遇一些当年访问过,或结识过的人物,回家查找档案记录,相隔的时间都超过25年。那是四分一世纪,时间都去了哪儿? 最近就在刚获米其林一星的餐馆Candlenut遇见邱韶智和他的香港演员太太杨采妮,几年前两人在本地举办婚礼还曾轰动一时。我和邱韶智只见过一次面,那时年少的他参加猎美男赛,我因为他俊俏的外貌和独特的名字留有深刻印象。

那天在餐馆看见,我马上 叫出他的名字。当然,一时之间他没记得我,寒暄一番后才略有印象。毕竟,时隔26年,而且我们从来没保持联络,他若说记得起就很假了。那天起我们重新接轨,都很珍惜重逢的缘分。

类似的例子还有很多,不少资深明星艺人来新,若有机会碰面,我都会和他们提起,从郭富城到吕良伟,从徐小凤到成龙,当然他们不可能对30年前的一个小小记者有印象,但我很珍惜,尤其是能在隔了那么多年之后看见他们仍处在巅峰状态,而我也还忠于自己喜欢的文字,双方竟然还能在同一个场景相遇,那不是随便谁都能拥有的人生体验。 但我最为珍惜的,是20多年前在尼泊尔背包旅游时结识的导游和他的一家人。那时还算年少,与导游一见如故,邀请我到他家做客,那年他那才1岁的儿子好可爱,我一直抱着,当然也拍了不少照片留念。

一晃眼23年过去,这次再见,他儿子已长大成人,当年 的小宝宝和当年不知天高地厚的我,早随岁月老去,拿着当年拍的照片和他再度在相机前拍照留念,除了开心,也有很大的感触。 尼泊尔这些年经历了不少政治动乱和天灾人祸,单是去年的一场大地震就让人心有余悸。导游一家很幸运躲过浩劫,这才让我们有再相遇的缘分。这也真得多亏数码年代,因为有了电邮,有了面簿,我们只须要在电脑网络前略为努力一番,没花多少功夫就重新联系。

人到了某个年龄,会开始怀旧,我相信自己走到了这一步,再回首以往种种的发生,似乎填补了心中不知从何时开始的小小洞口。有时就是须要回头这里看一点,那里看一些,才知道走过了多少和走过了怎样的成长道路。 我很庆幸这些年在旅游和成长的道路上结识了深深烙印在心中的一些朋友,他们也许没陪我度过每一天,但却在我灿烂 光辉的年代给了我许多宝贵的、不可磨灭的体验,或多或少,直接间接,都左右了我之后所走的每一步。

我现在的朋友以社交圈子结识的居多,也有真诚的一群,但相比成长期所遇所知, 所带来的冲击,完全不同。若干年后,我或许也会怀念此刻每天的忙碌社交,才能总结在匆匆的岁月中,到底是谁给过我最大的成长力量。(本文刊在8月10日《联合早报》·四方八面)

最近频频重遇一些当年访问过,或结识过的人物,回家查找档案记录,相隔的时间都超过25年。那是四分一世纪,时间都去了哪儿?

相隔23年再见,吴庆康当年在加德满都抱着的小男孩,如今已成大男生。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Singapore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