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服役到迎新

My Paper (Chinese) - - 观点 - 黄顺杰

新学年尚未正式开始的本地大学校园,近来很不平静。新加坡国立大学举办的迎新营活动因为玩得太过火,并且充满性暗示而惨遭各界挞伐;连外媒也调侃新加坡的校园活动大走调,从“迎新”沦为“淫新”。

据报道,除了怂恿新生扮演强奸桥段、女生被问恶心问题,活动也不乏男新生在活动中光着上身在地上爬行,或跨过女生做俯卧撑,并大喊与生殖器相关的口号,玷污了校园的清新和正直的风气。 鉴于事态严重,教育部代部长(高等教育及技能)王乙康在面簿措辞严厉地批评国大迎新活动,强调迎新营必须以尊重新生尊严的方式展开活动。国大校长陈祝全教授更是紧急踩刹车,暂停所有学院、宿舍等的迎新活动,好重新思考如何以更有意义的方式,让所有学生尤其是新生,享受迎新体验。

在这起争议所引发的这波批评声浪中,有一方的观点特别引起我的注意。 资深新闻工作者兼时政和生活资讯网站TMG创办人默乐,日前在面簿贴文提到,多数女大学生都未经过国民服役的洗礼。言下之意是如果要这些十八九岁的年轻女生,和受过军训磨练的男同学一样,从容应付粗鲁低俗的迎新活动,恐怕有难度。 默乐最后更在文末补问一句:“国民服役难道没教导男生如何成为绅士吗?”针对这个质疑,不少网友都跳出来为我国实行了近半个世纪的国民服役制度,以及这些年来为国家防卫鞠躬尽瘁的几代男性辩护。多数认为,国民服役的终极目标,是为国家培养一批批有能力上战场杀敌、捍卫国家安全的军人。绅士与否,另当别论。

更何况,策划这类意识不良的迎新活动,毕竟属于少数,把问题归咎于国民服役,恐怕是一竹竿打翻一船人,不尽公平。尽管如此,从服役到迎新之间的过渡,还是值得探讨的。 我国每年大约有2万名新兵被征召入伍服役,从乳臭未干的青年,蜕变成保家 卫国的男子汉。不过,两年的军训期毕竟不短,习惯了男性居多的军营环境后,血气方刚的国民服役军人,在结业后踏入环境截然不同的校园参加迎新活动,与一大群异性共处,难免需要在心境和言行上进行调适。

在美国,当地空军部队学院从两三年前,便开始为军人开办社交礼仪课程,内容不仅涵盖餐桌礼仪,还传授如何在军事组织结构以外的社交场所,掌握与人交流的艺术,这包括语言的正确用法和非言语交际等。我国的国防决策者可考虑借镜他国经验,在正规军训以外的闲暇时间,融入少许这类“业余活动”。 目前,我国中央人力局已在官网上,提 点即将入伍的新兵如何为军旅做准备,有关部门也不妨为准备重返校园的服役人员提供类似帮助,好让这个过渡期更顺利。

在美国《统一军事司法法典》中,有一项条例是针对“与军官和绅士身分不相称的行为”(Conduct unbecoming an officer and a gentleman)而设,这说明一般社会大众对军人展现端正行为的期待和重视。不可否认,艰苦的国民服役军训,已在很大程度上协助磨练军人的心智和毅力,而不论是重返校园或踏入职场,完成履行义务的男性,都应当延续这个精神,律己敬人,才不枉费那两年的付出。(本文刊在8月7日《早报星期天》·想法)

在美国,当地空军部队学院从两三年前,便开始为军人开办社交礼仪课程,内容不仅涵盖餐桌礼仪,还传授如何在军事组织结构以外的社交场所,掌握与人交流的艺术,这包括语言的正确用法和非言语交际等。我国的国防决策者可考虑借镜他国经验,在正规军训以外的闲暇时间,融入少许这类“业余活动”。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Singapore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