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只是迎新会的问题

My Paper (Chinese) - - 观点 - 洪奕婷

我没有参加过大学的迎新会,现在说为什么不去或许会显得有些马后炮,不过事实是当年却步,就是因为听闻好些新生在迎新会被整惨的故事。

老实说,新加坡国立大学遭投诉迎新活动充满性暗示的事件爆发后,我没有特别惊讶,因为大学迎新会被批玩得过火、有辱新生尊严等并不是什么新鲜事。早在我上大学的十多年前,这种要求男女做各种尴尬动作的破冰游戏,就已经在迎新活动存在,而且年复年不时也会被媒体报道。

只是这一回所引起的各界反应似乎特别强烈。 公众方面,有的直接强烈抨击谴责校方监管不力,有的对年轻一代的操行表示失望担忧,更有的对大学生品格冷嘲热讽。教育部代部长(高等教育及技能)王乙康针对事件在面簿发表长文,措辞严厉地批评国大迎新活动;国大进而下令取消一切由学生主办的迎新活动,校长陈祝全教授甚至在新生入学典礼上, 为迎新会风波致歉。

虽然这次整个风暴的暴风眼都在国大,但其实这种本质上有欠妥当的迎新活动,并不是国大所独有,更不是现在才出现。何以突然闹得这么大,不单纯是迎新会尺度越来越离谱,更大因素是因为有了科技的放大效应。现代科技让每一个举动、每一种反应,无论好坏都无所遁形。人手一机让一举一动都有了影音凭证,社交媒体更是提供了快速传播信息、集中舆论的强大平台;一件事从发生到广为人知,几乎是弹指间就促成,而且不管时隔多久,都可不断回放重播。 想想过去,要拍下任何事件,首先要预先携带相机或录像机,在数码相机和录像机未普及的年代,还要确保买了底片或录像带,也就是一切要事先准备,否则不可能捕捉到什么即兴反应。事情发生的刹那,围观的人还要刚好拿着这早期远不如手机小巧、不能轻易塞在口袋的相机或录像机即时拍下。拍下画面后,以前可没有一个按钮就可发到公共平台,与普罗大众分享的面簿、推特或Instagram,甚至要传送给一个朋友看都 成问题。

那是手机短信只有文字,上网还要使用56K调制解调器(modem),网速慢到连发一封电邮都不容易的年代,还如何能传送数据量大的照片或视频?结果,很多东西只能靠口耳相传,很多故事也只限于缺乏有形凭据的口述耳听,信息的传达往往停留在小部分人范围内,听过就算。如今,科技赋予我们实时捕捉、即刻传播的能力,却没有教我们如何应对这对生活所造成的翻天覆地改变。古代保守社会所讲求的严以律己、谨言慎行,放在当今社会这个人人都可用一台手机彼此监控的环境里,其实更为重要,因为暂时的得意忘形,可以沦为永远的污点,短暂的快乐也可能造成永久定格的不堪。

每每年轻一代行差踏错时,家长、师长乃至整个社会的监管和教育,就会成为舆论的焦点。但在这个通讯便利到使人们渐渐失去三思而行的谨慎时,监管很多时候已经跟不上人们反应之快速,以及那一传十,十传百的急速扩散威力。 早前几起网上出言不逊、诋毁他人或其他族群的个人不当言论事件,反映的便是管制往往只能在事后追究、补救。

迎新会只是一个导火线,它所反映的现实环境,所折射出的问题,正是人类面对一个科技无所不在、无所不能的环境,究竟应该如何自处。

所谓“预防胜于治疗”,在对抗疾病以外也依然贴切,因为无论是要防止越线言行被他人发现传开,或是避免自己在网上失言而成为众矢之的,关键是个人要有正确的价值观,能够将心比心,在每做一个决定前有正确的判断。

移动通讯加上社交媒体所开创的这个每时每刻可自由分享、畅所欲言交流空间,打造了一个无拘无束的假象;而它最大的吊诡,就在于这个如影随行的超级庞大共用空间,恰恰更需要人人谨慎对待各自的言谈举止。

迎新会只是一个导火线,它所反映的现实环境,所折射出的问题,正是人类面对一个科技无所不在、无所不能的环境,究竟应该如何自处。 (本文刊在8月14日《早报星期天》·想法)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Singapore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